发表之家网站,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股权代码 102064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
省级期刊
分享到:

泉州文学杂志 2019年第02期

Quanzhou Literature

主管单位:泉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泉州市文联《泉州文学》编辑部
国际刊号:1005-5835
国内刊号:35-1058/I
审稿时间:1个月内
全年订价:¥ 157.60
创刊:1979
类别:哲学与人文科学
周期:月刊
发行:福建
语言:中文
起订时间:
曾用名:泉州文学
出版社:协会类
邮编:362000
主编:许旭明
邮发:34-73
库存:200
主要栏目:
  • 泉州散文家
  • 散文随笔
  • 文化视角
  • 纪实文学
  • 看泉州
  • 小说
  • 诗歌
  • 散文诗。
  • 卷首语

    作者:编者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2期

    过年了,春天的脚步如期而至。活在当下,精彩无处不在。生活中不乏形形色色的段子,不缺层出不穷的新闻事件,更不缺海量的信息。那些海量的信息,使'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不再是传说。我们知道的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也许吧,那些段子、新闻事件之类的,会触发创作的冲动,现实发生的,比想象还丰富、还离奇。面对无尽的现实,作为一个文学创作者,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

  • “学习新思想 建设新泉州”书法展举办

    作者: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2期

    为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推动泉州新发展,进一步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展示泉州书法家和书法工作者的最新创作成果,1月28日上午,'学习新思想建设新泉州'书法展在泉州华侨历史博物馆开幕。

  • 《鲤鱼池》(油画)

    作者:袁文彬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2期

  • 云深不知处

    作者:叶仲健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2期

    1小家伙在门外探头探脑,孱弱,机灵,从屋里往外看,状若一只小猫在那儿窥视。他招招手:'进来呀.'小家伙怯生生地进屋了。他踌躇片刻,想从旅行包里掏点什么,才发觉什么零嘴都没带,只好拿起桌上的佳能数码相机:'要拍照吗?'小家伙舂米似地点头。屋里实在过于阴暗,走到屋外,叫小家伙在镜头里站好。

  • 采薇,采薇

    作者:依雁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2期

    清晨六点,顾孟春被厨房里的响动惊醒了,这要在以前她定会又暗自恼怒一番,可今天不一样,今天是她四十岁生日,她心里只想着一件事:真是岁月不饶人啊,眼看着就老了.以前听人家说'前三十年睡不醒,后三十年睡不着',自己只当是个别现象,等到真正轮到自己了,她还是想不明白怎么就那么快呢.她辗转了一会儿,还是决定起来,披衣上厕所,郑海涛家的房子是老式的单位宿舍,厕所紧挨厨房,这会儿郑海燕正在给她的宝贝儿子准备早餐,看着准弟媳顾孟春起来了,她只不咸不淡地打了个招呼,手里继续煎着儿子的鸡蛋。

  • 发小当了官

    作者:木雷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2期

    一王理所和李当然是发小,他们家乡的房子挨在一起,他们两家上辈人就是好伙伴,所以把房子建在一起。他们穿开裆裤时就尿到一起,一起玩一起偷瓜一起下河捉小虾……找一处溪水比较平静的小潭,一双小手拢成小瓢,嘴角咕咕叫几声,小虾就乖乖地聚到掌中来,双掌猛然合拢离水,再迅速拍一下掌,小虾就成了红虾,成了绝佳美味。

  • 致命赌注

    作者:林峰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2期

    1白色桑塔纳驶进北侧停车场。'别熄火。'副驾上的格子衫男人说。车外,是八月炎炎的烈火。北侧,鹅蛋型建筑物正好挡住强光。彩旗插满玻璃幕墙前端的草皮地,人潮涌动。这是海川市新建的会展中心,位于宁港区,东面一公里外是动车站,南面是大学城。西北边的房地产,像嗅到金钱味道似的拔地而起。这一天,是海川市房地产与汽车联合展销会的第一天。而设在四楼的机房室,一个警方临时指挥中心正监控着这一切。

  • 乌龙(外一篇)

    作者:秋之韵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2期

    这天,天刚蒙蒙亮,信奉'早起的鸟儿有虫吃'的村民就出来忙活了。他们中有人发现了一个诡异的事.只见刘家门口歪歪扭扭地张贴着一副白底黑字的小对联,地上点着一对白蜡烛,还插着一束香,烧着一堆的黄裱纸……这个架势分明是祭拜亡灵,但刘家大门紧闭,里面空无一人,静悄悄的。

  • 潞河之殇

    作者:张建业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2期

    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冬,风寒雪冷,湖广行省黄州府遭遇多年不遇的严寒。在这天冰地冻的时节,寓居麻城芝佛院的李贽突然遭到一场迫害。李贽辞官后,在这里著书讲学,对传统的理学进行了深刻的批判,提出了许多极具启蒙思想的命题,主张男女平等即是其一。同时,他在讲学传道时,又大胆通过信函接收一些女子作弟子,梅澹然即其中的佼佼者。

  • 温陵甲第破天荒

    作者:杨国栋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2期

    一五月的南安,苍翠蓊郁的凤凰树遍布街区,一树灿烂的花瓣犹如燃烧的火焰,将空濛迷离的天色照亮。沿着西北方向前往码头乡镇奔去,可见流泻的绿茵以其柔软细腻的线条和鲜美妍丽的色泽将坚硬的石房石墙石路裹挟。在南安市码头欧阳詹研究会刘任炳会长、雷永锻副会长等的带领下,我登上了旧时被称之为高盖山,现又叫诗山的山腰上。

  • 在云顶邂逅一场雪的遐思

    作者:贺彦豪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2期

    一听说要去中国云顶景区旅游,孙女高兴了好几天,她一再问我:'阿公,云顶是在什么地方?要不要爬山?好不好玩?'看她像个旅游小达人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于是,我就在百度上搜索:中国云顶旅游度假区位于福建省永泰县境内的青云山之巅,距福州仅90公里,占地36平方公里,分别由:花海梯田景区、天池草甸景区、高山峡谷景区(包括七彩瀑谷景区、红河谷景区及翡翠谷景区)三大风景区构成。所以被人誉为'福建的香格里拉'。去云顶,沿着蜿蜒的山脊一路爬升。

  • 三“十”三眼井

    作者:莫沽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2期

    一时光悄悄流淌,日复一日,永远存在;而追随时光一路前行的人和物,却终归于消失。比之于人,井存在的日子要多得多,活法也在人之外。人活一日,时光的刀便在其鲜嫩的肉体上,刻下一道痕,是为皱纹吧.当人的皱纹多得让时光的刀无从下手时,人就老了,将归于尘土。而井却恰恰相反,井存一日,岁月的刀便在它粗糙的身体上,削下一刀,当井被削到能够让刀刃打滑时,井则成为老井。

  • 一个背包

    作者:李贤斌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2期

    一这个军绿色的背包,更确切地说,是一个摄影包。只是我一直当采访包使用。大概军绿色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普遍流行的色彩吧,年轻人以穿军绿色服装为时髦,父母爱给小孩戴军帽,又帅又酷的样子,很是让人羡慕。或许,受到彼时时尚风潮的影响,摄影包的色彩也迎合潮流跟着趋势走。

  • 终究成文的哀恸

    作者:陈芳盈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2期

    夏日的热浪席卷着微风,烦扰着每一个内心急躁的人,我端坐在初高中衔接班的教室里,心却飞到了很远的地方。一笔一画一字一句,粉笔在黑板上留下了极深的痕迹,却似乎抓不住同学们的注意力。就在我还遨游于午餐去哪儿的美梦里,余光瞥到了玻璃门后眼眶泛红的妈妈。我看见她招招手示意我出去,随后,老师便打开门叫我的名字。是了,我的心里有预感,这件事终究还是来了。但下意识的,我还是不愿承认这个事实。

  • 春天,春风可度(组诗)

    作者:天界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2期

    阳春是暖色的光骚劲的光,在山坡滚动。是露珠骑着三叶草,向初恋的蝴蝶的问好。是我连夜赶写的一封情书,藏进风信子小乳房。那些花都开了。春天那么神奇。越不想你时,你越美。你肥沃深邃的瓜田,我愿意不辞辛劳,弯腰耕种。

  • 风在拂袖(组诗)

    作者:盘妙彬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2期

    惊蛰日写给先人,榃美冲大美,百丈岭牵来一列云,横在家门外南十里,父亲坐在大屋堂上,看到云上长出青峰,呻梅花,写对子,谈风水,祖父坐在大屋堂上,作为民国的私塾先生,他教儿子读诗书,写字,说些晴耕雨读之道.

  • 秘境(组诗)

    作者:连玉基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2期

    刨开,又恢复回去,一家人途经阿拉伯沙漠,儿子蹲下来观察燧石,突然发现,一株小到不易觉察的沙漠植物,她,很特别———像这么一大片干旱细若游丝的呼救,像来自岩层深处挤压得变形的呓语.

  • 巧儿,巧儿(组诗)

    作者:周维强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2期

    旧事,我们坐在柿子树下谈论一道,解不开的数学题,你嚼着米花糖,我看着你的眼睛说,甜与香甜缠绕着冬日的冷,你的皮肤很白,透着香气,睫毛长如烈火,胸部高耸,起伏如云海苍山,我不敢拉你的手,你的手上有闪电,白色的毛衣,让我有了黑色的欲念,生活啊,总是这样,你爱着一个人,但最后,却牵着另外一个人的手,步入婚姻.

  • 说一说这些涟漪(二首)

    作者:司舜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2期

    柳枝一样的女子,有柳枝的村庄,就有婀娜的女子,她们身子稍微一摆,就让桃花到达蜜月,就会有春风骑着马儿赶到,刚好赶上树枝和水流,与阳光的恋爱,瀑布一样的枝条,如同乡间女子的手臂,被时间碰了一下,就生出盎然的春意,阳光的琴弦在树梢上弹奏,如痴如醉,一群姑娘来到柳树之下,她们模仿着柳枝一样的身段,把内心的缠绵做成水一样的柔情,这时一只鸟声飞过.

  • 前程(外一首)

    作者:应红梅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2期

    秋天吱嗄作响,从木门深处吹来,带我回到马道弄5号,回到半爿街的寂静,回到幽暗的长弄堂,中水门外,算命瞎子,正与人细说前程,七拐八弯花园岭,找不到半点花园的影子,走在年少孤单的心事里,那个夏天的午后,西北边陲的大风犹在胸中凛冽,江南的烟云还未及浸淫我的梦怀,阳光强烈,安静的巷子少有人行,花花草草、老物件,还有猫和狗们的酣睡,共享此刻的一卷昏黄册页.

  • 楼兰,一声呼唤(外一首)

    作者:梅玲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2期

    我是离人!楼兰,一声呼唤,苏醒来低旋的血液,我双手合十,伏地的膝盖,等待,又一次花香鸟鸣。花丛中,面对三月里风筝,描眉新的楼阁,在蓝天飘逸、舒卷,《史记》抖落的竹节,溅起篝篝烽火,层层袅袅。跌落的鼓角,在朔风烈烈中吟咏阳春白雪,熏染的高山流水,荡漾起丝绸之路上蜿蜒嘶鸣,古老城郭,沐浴茂盛的葱茏.

  • 三角梅(外二首)

    作者:云垛垛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2期

    在楼道拐角拥抱小姐妹,只要还有时间,就看她学三角梅,被一阵风刮动般战栗欢笑,她帮我侍候,秋天我将它遗忘的花草,在我缺席的间隔,修剪掉在自身重量下下沉的枝条.

  • 百草寂寂

    作者:刘锦华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2期

    红蓼八岁那年盛夏,祖父种的红蓼开花了,大串大串的红色从二楼阳台伸出、垂下。那时我年幼,每个颜色都充满鲜燿的风景。那时我爱极了乡野之乐,撷了一尾红蓼花别在发上,与玩伴喜悦地呢喃婚嫁。祖父爱惜红蓼,不允我日日摘取。我想起河岸边的沙地也有大片的红蓼,野生的、奔放的,它们的花色比祖父臻臻至至呵护下的红蓼花更红更艳——仿如有了非尘世的光辉一般。

  • 余光中的诗歌写作与文化认同

    作者:路羽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2期

    绪论余光中(1928-2017),祖籍福建永春,生于江苏南京,1947年入金陵大学外语系(后转入厦门大学),1949年随父母迁香港,次年赴台,就读于台湾大学外文系。1954年,与覃子豪、钟鼎文等创办'蓝星诗社',主编《蓝星诗页》。后赴美进修,获爱荷华大学艺术硕士学位。

  • 文学永远与时代在一起——读《文人的贵族精神:熊召政文化讲演录》

    作者:陈华文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2期

    长期以来,作家这个群体一直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这是因为作家不仅创作文学作品,还通过作品的思想、观念影响芸芸众生。可是近年来,伴随着文化活动的多样化和多元化,尤其是网络进入生活后,作家和作品似乎被冷落了、边缘化了。另外,作家作为文人的代表,其内部也出现了分化。无论如何,作家'以文化人、以文养人'的责任不会改变。作家该如何面对新的时代?又该如何进行写作?

  • “两人单车”的自由叙述——关于《当我们谈论小说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作者:濠健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2期

    起了一个奇怪的题目对自己来说,是一种挑战,这不仅是受《当我们谈论小说时,我们在讨论什么》题目的影响,更是一种自觉的发见。对于洪辉煌与许谋清的这第六本对话作品集,我原先是有这样几个题目的:《两个人的小说视野》《两个人的限制与火花》。如是选择是出于一种中性且自由的状态,一种生活方式比一种定性的说教要来得好一些.'两人单车'是游览业的一种新生态,通常在海滨或公园的人行道上,两人或多人在自由的状态下观赏风景,无形中他们自己也成了一道风景。

  • 会呼吸的意境和会思考的文字——试论吴明哲诗词的灵性

    作者:田南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2期

    我国文学作品中,诗词是一个体量非常大的文学体裁。撇开诗经及其后的古风,单平仄规范的格律诗词,从南北朝以降,如果能够全部集编,相信穷一生之力都无法细读。加上现代海量的诗词作品,如果让我们进入未经过滤的诗词作品中去徜徉,其工作量之浩大,简直是在考验读者的审美免疫力。

  • 《泉州文学》征稿启事

    作者: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2期

    《泉州文学》为泉州市文联主办的文学月刊,每期约10万字,国内外公开发行,现向社会公开征稿。一、栏目设置常设栏目:小说天地、散文荟萃、诗歌在线、文学评论;其他栏目:散文诗苑、特别推荐等。二、投稿要求1.来稿内容、字数不限,小说、散文、诗歌、评论皆可。

相关期刊
在线投稿 发表咨询 加急见刊 杂志订阅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