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之家网站,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股权代码 102064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
省级期刊
分享到:

泉州文学杂志 2011年第04期

Quanzhou Literature

主管单位:泉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泉州市文联《泉州文学》编辑部
国际刊号:1005-5835
国内刊号:35-1058/I
审稿时间:1个月内
全年订价:¥ 157.60
创刊:1979
类别:哲学与人文科学
周期:月刊
发行:福建
语言:中文
起订时间:
曾用名:泉州文学
出版社:协会类
邮编:362000
主编:许旭明
邮发:34-73
库存:200
主要栏目:
  • 泉州散文家
  • 散文随笔
  • 文化视角
  • 纪实文学
  • 看泉州
  • 小说
  • 诗歌
  • 散文诗。
  • 卷首语

    作者: 期刊:《泉州文学》 2011年第04期

    文无定法,活跃了作者的思绪,开放了作者的情感,表达方式的操持也就自如了。这是读淼泉《山风吹过》的一点启发。淼泉采用散文化的抒情,给我们叙说一个男人和两个女人的故事。题材应该说比较一般,优秀之处在于卓别林式的幽默,含泪的笑。小山村人宁静的情感,被外来的风吹乱了,皱起忧愁的波纹。尤其是结尾,作者根本不想"解决问题",而是将疑问与困惑推给读者,不可谓不是"妙招"。

  • 山风吹过

    作者:淼泉 期刊:《泉州文学》 2011年第04期

    1天主教堂在山脚下,热闹的居民区,尖尖的塔顶直指苍穹。外面一片喧闹,车来人往,教堂内静穆安静,时而有旋律悠扬的诵经声萦绕塔顶。一村妇双手合十,虔诚地把灵魂交给上帝,在祈祷和唱诗中,那些凡尘的烦恼仿佛消散了,此一刻了无痕迹。做完礼拜,要回家了,她恋恋不舍,转回身久久望着教堂的塔顶,塔顶有白鸽盘旋。

  • 那事那人那年月

    作者:尤秀玲 期刊:《泉州文学》 2011年第04期

    那天,天气出奇的寒冷,天空中还落下了密密的片状雪花。母亲却在这样的一个天气里匆匆忙忙地赶来了。刚一进屋,她还没来得及解开围巾摘下手套,就急不可待地冲着我说:"老房子拆迁了,那儿的住户都搬走了,他们可占了大便宜了,每户都领取了数万元的拆迁费。"母亲说完,把目光盯在我的脸上,等待着我的反应。我强压自己心中失落的情绪,装作一脸的淡然,对母亲说:"几万元钱也不是什么大钱,一花就没了。"说完,我去给母亲倒水,拿苹果。

  • 亲属讲话

    作者:刘东晞 期刊:《泉州文学》 2011年第04期

    在雨伞厂围墙内举行的追悼会非常简朴,不但会场的布置,连程序也不规范。追悼会却又很隆重,参加的人从死者的生前好友,到镇长书记、市有关部门领导,连刚下班的工人以及计件工也都聚集来向他们的老板告别,把会场挤得满满的。追悼会的组织者与主持人是死者的生前好友,面对如此肃穆的气氛,他的心情十分复杂:焦急、悲伤中又带有一丝满足。他总算能帮助好友的一生画上一个完整的句号。

  • 老张的哲学

    作者:朱建忠 期刊:《泉州文学》 2011年第04期

    老张住在我对门,因为都喜欢下棋,所以很熟悉。五十年代的师范生,转行到镇里民政办当主任,在我眼里,老张是个能人。为人正直,也易得罪人,这是老张对自己的看法。但我对他的最深印象是朴素——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一身中山装,外加一支英雄牌钢笔。买菜总是"挑三拣四"的——不是买好的,而是买最便宜的。最难能可贵的是他能以身作则教育子女要俭朴。大儿子买条鱼送他,他总是说买贵

  • 那个乡村、那片风景……

    作者:熊野 期刊:《泉州文学》 2011年第04期

    手中捧着一册画稿,眼前展开一片醇厚的风情、一道恬静美丽的风景……有美学家说:美是在美的人的眼睛里。画家想必是属于美的人的行列吧,画家眼中的双芹,到了画家的画笔下,便成了美丽的风景。浑厚雄伟的峰峦、茂密繁盛的树木、清波跳荡的水流,更有飞泄直下的瀑布、伟岸奇峻的松石,在阳光下闪烁着生命霞彩的田园、在薄雾里升着炊烟伴着禽畜鸣叫的农家,随着时间、迈动四季从容的步伐,星移

  • 黑暗时代的一盏烛灯

    作者:杨国栋 期刊:《泉州文学》 2011年第04期

    在福建泉州的万寿路,有李贽故居。在清源山间,埋着李贽先祖的坟茔。泉州名扬四海的刺桐花给了李贽柔美清丽的滋养,闽南坚硬挺拔的铁蒺藜则给了李贽穿刺刚毅的润泽。因为同是福建人的缘故,我打小就对李贽很崇拜。李贽可称得上是中国明代著名的思想家,其实把李贽放到中国古今五千年的历史中看,他也不愧为少有的大思想家之一。李贽号卓吾,又号宏甫,别号温陵居士。泉州晋江人。原姓林,名载贽,嘉靖三

  • 启事

    作者: 期刊:《泉州文学》 2011年第04期

    1.为了更好地培养文学新人,加强与广大读者的沟通与联系,凡订阅《泉州文学》一年的作者,即视为本年度本刊会员,稿件在同等条件下优先发表(投稿时附订阅单复印件即可)。2.欢迎广大作者踊跃投稿,投稿邮箱:quanzhouwenxue@163.com。

  • 孔夫子与关夫子

    作者:黄天助 期刊:《泉州文学》 2011年第04期

    2011年元月11日,一座孔子雕像矗立在天安门旁的国家博物馆北广场。孔子面部表情,"温而厉,威而不猛,恭而安"。他长髯垂胸,衣袂飘飞,双手合于胸前,身体左侧佩戴一把长剑,气势雄浑又儒雅宽厚;他目视远方,思接千载,标示着儒家风范。媒体对这尊孔子雕像在天安门旁的安放,指出有三大看点:一是位置特殊,意义非凡;二是孔子是中国文化的名片;三是雕像似巨

  • 在花木中澄明

    作者:廖杏子 期刊:《泉州文学》 2011年第04期

    一爱美之心的人,追寻充满生命形态的色彩、线条、音美,因而也必然会爱花、爱草、爱树……我想,这应是性情中人与生俱来的天性吧?清晨,菜场路口或街角拐弯处,常遇卖花翁——车前担尾露出锦花秀朵,争奇夺艳,清嫩妖冶。这时,我的脚步被勾住了,摊前站定,实难舍弃眼前这一群小精灵的诱惑,宁废菜蔬之资,而捧回一盆茉莉或几株含笑,摆在阳台上观赏。就是这点深红浅绿,开始占领我生活的

  • 静说了些什么

    作者:陈娜娟 期刊:《泉州文学》 2011年第04期

    轻轻地静静地抚摸时光,感觉时光慢慢流逝,是一种最宽大的享受。溺夏日午后,在夏日午后……午后的风睡着般拂来。四周极静,我睡着,和夏日的风一样睡过去。此刻的睡和从前的睡交叠在一起。睡像隧道一样深邃、幽冥、湛蓝。夏日午后的安静,只有蝉鸣没有鸟叫。有一丝风声,睡着的风声,猫爪一样。从前的那只猫,总是很无辜地蜷曲在旧屋的木板门——雕刻镂空的很精致的木板门最角落的底端,一束阳光穿过天井流过木门的雕花,非常怯弱地照在猫的身体上。那束阳光好明亮,在黑乎乎的旧屋里。猫爪一样睡着的风,躺在我身体的每一

  • 西海印象

    作者:蔡勋 期刊:《泉州文学》 2011年第04期

    她几乎具备了美丽江南的一切品质。站在庐山之巅,朝西眺望,有一片圣明光辉、令人心仪的湖泊,她,就是庐山西海。登高远眺,庐山西海就像一片摊开在你手中的桑树叶,在起起落落的弧线中,展示着她无限优雅的山水风韵。308平方公里的梦幻西海,簇拥着1667个碧翠的岛屿,或逍遥独立,或紧紧相连,被世人誉为"中国最美的湖光山色"、"天然氧吧"、"镶在中国大陆最美最大最珍贵的蓝宝石"。

  • 站在雪山之巅

    作者:郑熙 期刊:《泉州文学》 2011年第04期

    在这个有梦的地方,我安静地站在雪山之巅,爱慕着那终年不化的阳春白雪,头顶着蓝蓝的天,那种天蓝是你无法想象的美。天边,洁白的云层厚厚的,与雪山之巅的皑皑白雪在阳光的照耀下相辉映,山间雪线下的草场,绿油油的像是一层为玉龙遮盖的地毯,躺在雪地上遥望所有的一切……这是一个属于我的世界,刺眼而温暖的阳光放射进我的眼,让我在惊讶之余产生了不知是幻

  • 走访天一阁

    作者:郑妙玲 期刊:《泉州文学》 2011年第04期

    我与宁波天一阁的缘分来得非常偶然。走近天一阁那天,很长很长的巷子却是十分的安静,此时气候已渐渐进入凉爽的秋天,天一阁掩映在高大浓密的樟树下显得十分幽静。从走进这条通往天一阁的小巷时起,我的脚步便开始变得沉重起来,没想到今天的我走近天一阁是如此的简单,我们没有遇到当年天一阁不准妇女登楼的族规,也没有遇到像余秋雨先生走访天一阁所遇到的那一场大雨,也许天一阁给予不同的人会是

  • 父亲的“细”与“粗”

    作者:陈如嶂 期刊:《泉州文学》 2011年第04期

    父亲生前曾任一所地级市中专学校的校长,大小也算一个"官"吧。作为一个单位的一把手,事事都得操心,就如他在文章《不理时髦亦时髦》中所说的"校长兼校丁,煮食兼敲钟"。为了一个单位的发展,父亲可谓事无巨细,大到单位的发展前途,小至校园的一草一木,都倾注了他数不尽的汗水和心血。记得刚转业到地方,因为家就住在校内,加之父亲平易近人,校内的教职工在"8小时"之后有什么事都

  • 醉在边疆(六章)——西双版纳采风

    作者:海梦 期刊:《泉州文学》 2011年第04期

    雨林谷一走进雨林谷,神秘、梦幻。远古的风,依然这般潮湿,晒了千年,命运也如此沧桑。林莽、藤萝,奇花异草,总是那么古怪。树,把根缠在肚上,把果结在腰上;花,像少女,把缤纷的追求插满迷人的发髻,这森森的山谷,又像一个丰满的少妇,脸上不擦胭脂,嘴上不涂口红,素得叫人心疼,美得叫人不敢靠近,看不见的色彩在你

  • 聆听山水画

    作者:王忠智 期刊:《泉州文学》 2011年第04期

    深水放牧空山。秋林。深潭。薄雾。跨越尘世之河,独享这方净土。几只黄牛,悠闲甩着尾巴,荡起一圈圈乐趣。低首,细嚼草尖上雨露;抬头,漫品东山顶晨曦。昨夜的梦境,依稀为今天的童话世界。销魂的笛音,起落林中鸟语,婉转着一丛丛嫩绿,一簇簇野花在眼中繁盛、开放。耳畔滑过小牛犊的哞音,鲜活了一野山坡,醉了这块风景的土地。让怪石与绝壁淡出视野,童心在这里可以放牧。轻纱披上层林,朦胧了一汪秋色。亦步亦趋,疑是翡翠跌落老林。层林欲染未染,

  • 致诗人余光中

    作者:黄祯祝 期刊:《泉州文学》 2011年第04期

  • 孤岛(外二首)

    作者:葱鸣 期刊:《泉州文学》 2011年第04期

  • 茶风歌

    作者:李欣 期刊:《泉州文学》 2011年第04期

  • 在精彩的情节演绎中塑造打拐英雄群像——读苏天才纪实文学《泣血的红豆杉》

    作者:戴冠青 期刊:《泉州文学》 2011年第04期

    20年前,在漫山遍野长着红豆杉的内安溪大山深处,一伙穷凶极恶丧心病狂的犯罪分子曾经流窜其间疯狂作案,在长达三年的时间里从江西、湖南、湖北、四川、贵州、广西、云南和越南等七省一国拐卖强奸甚至轮奸妇女近50人,犯下了令人发指的滔天罪行。但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以安溪感德派出所所长谢永强为首的公安民警就在这大山深处与犯罪分展开了常人难以想像的殊死较量。他们凭借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和惊人

  • 史铁生:向死生存

    作者:苏文健 期刊:《泉州文学》 2011年第04期

    死,是不必着急的事,它会自然而然地与每一个人照面而来。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就开始了一段迈向死亡的悲壮旅程。这不,作家史铁生,在2010年的最后时刻完成了他的人生之旅,抵达丰韵的彼岸。史铁生站在2011年——新世纪的第二个十年——的门槛前踟蹰徘徊,我们知道我们永远地失去了一位灵魂的好兄弟。开始就是结束,结束就是开始,史铁生也才刚刚开始。这正应了赫拉克利特那句箴言:人是有死的神,神是不死的人;对于前

  • 一片希望的田野

    作者:范丽青 期刊:《泉州文学》 2011年第04期

    1979年夏,当我拎着简单的行李走进厦门大学的校门时,凤凰花木正开得红红火火。阳光下绿树青翠,校园内人声熙攘,学长们殷勤迎送,一切的一切,都让人心情迅速地阳光了起来。那是一个拨乱反正、恢复与重建的年代,知识上的、精神上的、价值上的……各种关系上的拨乱反正、恢复与重建。渴求知识、勤奋读书是那个年代的共同印记。开学后,无论上公共课还是晚自习,都得抢座位。课余时间,我们中文系的学生则一头扎进书本、扎进图书馆,古今中外名著,杂志报纸,无一不是抢借抢阅,先睹为

  • 厦大记忆:一去不复返的美好时光

    作者:倪乐雄 期刊:《泉州文学》 2011年第04期

    1979年9月上旬一天,幸运之神把我从上海郊县的崇明岛带到了凤凰花开的厦门大学,22岁的我从此开始了大学生涯,并由此走上了学术研究的人生之路。三十年过去了,我一直保存着当年厦大录取通知书,和那份文采飞扬、充满激情的中文77级学生会致79级新同学的信函。遥想求知年代的大学时光,有几件事情印象深刻,仿佛就是昨天发生的一样。那时学校的学风让今天的人看来恍如隔世,每天晚自修,6点以后教室是没有座位

  • 我们的七九词语

    作者:林丹娅 期刊:《泉州文学》 2011年第04期

    一、我们的七九词语这是我写的这篇文章的题目。题目由三个关键名词组成:"我们","七九","词语"。第一个是"我们"。"我们"里面当然有"我","我"的体验与感受,"我"的印象与描述,可以代表着或类比着"我们"的体验与感受、印象与描述。"我们"的身份是当年被社会公认为"天之骄子"的大学生,社会对"我们"的倾慕与倚重,既专注,又单纯,绝没有后来"留洋风"、"商品经济风"等等诸多杂风东吹西刮后产生的那种对"人才"标准看法的多重性、多面

  • 采贝人的感谢

    作者:朱碧森 期刊:《泉州文学》 2011年第04期

    写这篇小文章,是因一篇"写给《采贝》三十年"的文章引起的。作为当年采贝诗社和《采贝》诗辑的当事人之一,本来从未想过要为此写点什么,那实在是过眼云烟人生的一缕飘逝已远的轻烟而已。只因母校厦门大学九十诞辰,校、系和班级都有征文活动,热心的同学E-Mail来了征文信。於是上网看看,看到外文系77级郑启五学兄的一篇有关"采贝"的回忆文章。这文章原先是以《厦门大学一套尘封的油印诗刊》发在他的博客《郑启五品茶》中

  • 同学往事中的厦大文化

    作者:杨刚毅 期刊:《泉州文学》 2011年第04期

    据我观察,每所大学都有自己独特的校园文化。而且,这种文化随着时间的推移会一直沿着自己的轨迹而沉淀,终将更加个性化而不可复制。我们的母校从嘉庚先生1921年创办至今,已经90载了。其独特的南洋文化、闽南文化、船政文化,深深地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厦大学子。我认为,校园文化有时候不一定与校训完全等同。母校的校训是"自强不息,止于至善",那么,母校的文化是什么呢?这个问题可能会有很多种答案,每位校友都有自己的体验和诠释,何况,每个人所处的时代也不同。以我自己来说,母

  • 我的母校我的家

    作者:汪舟 期刊:《泉州文学》 2011年第04期

    厦大对我而言,意义特殊。我父母是厦大老师,我是人们所说的厦大子弟。我生在厦大,长在厦大,上大学也在厦大。可以说,厦大不仅是我读书的校园,更是我生于兹长于兹的家园。也因此,厦大的一草一木深植在我的心田,厦大的气息伴随着我的生命。无论我身在天涯还是海角,厦大都是我心灵之舟归航的航标、停泊的港湾。一厦大依山傍海,是被誉为"海滨花园城市"厦门的园中园。海边,沙滩,涛声,凤凰花,三角梅,夜来香,南普陀、五老峰,

  • 我的大学

    作者:吴玉韶 期刊:《泉州文学》 2011年第04期

    人生中有一些重要的事件会深刻影响和改变你的一生。上大学对于我就属于这样重大的事件,大学彻底改变了我命运,影响了我的一生。不上大学,我不可能走出农村,进入都市,不可能成为一名公职人员,更不可能拥有一官半职。现在的我,很可能依然是亿万农民工中的一员。有人说过,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外人无法抵御的挪威森林。在那一片森林中,有很多外人无法读懂的语言。厦大就是我心中永远神秘而温馨的挪威森林。离开大学将近

  • 女生故事

    作者:高琴 期刊:《泉州文学》 2011年第04期

    特别入学日七九级厦门大学新生入学报到日应该是1979年9月10日,由于正好有一辆从福州开往厦门的便车(实际上是厦门公交系统购买的崭新公交车,从福州接往厦门),我就提前一天启程了。同行者李清,从未谋面。因为我老爸与她的父亲是年轻时的同事,如今俩女儿有幸一起考入厦门大学中文系,自然是意外、结伴、同行。公共汽车是双节式的,车身比较长,就我们俩"乘客",很宽敞。行李也不多,李

相关期刊
在线投稿 发表咨询 加急见刊 杂志订阅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