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之家网站,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股权代码 102064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
省级期刊
分享到:

泉州文学杂志 2005年第02期

Quanzhou Literature

主管单位:泉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泉州市文联《泉州文学》编辑部
国际刊号:1005-5835
国内刊号:35-1058/I
审稿时间:1个月内
全年订价:¥ 157.60
创刊:1979
类别:哲学与人文科学
周期:月刊
发行:福建
语言:中文
起订时间:
曾用名:泉州文学
出版社:协会类
邮编:362000
主编:许旭明
邮发:34-73
库存:200
主要栏目:
  • 泉州散文家
  • 散文随笔
  • 文化视角
  • 纪实文学
  • 看泉州
  • 小说
  • 诗歌
  • 散文诗。
  • 心音

    作者:天歌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 绝顶蓬莱显九仙

    作者: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泉州仙公山风景名胜区简介仙公山位于洛江区马甲镇,距泉州市区中心25公里。南北朝齐(公元480-502年),因祀"何氏九仙"而名,其主峰758.5米,总面积25平方公里。仙公山

  • 邂逅如梦

    作者:潇琴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丁当悦耳的夜晚叶之意外地接到费娜的电话。费娜在十几年前邀请叶之当她的妯娌,以朝夕相伴,还可共同切磋画技。叶之婉拒后,她断断续续和叶之联系着,顶多打打电话以释念。而这回,费娜要在自己的小洋楼里搞一个小型聚会。费娜说,叶之,好久不联系了,你的手机号码我还是曲线搜索到的。

  • 奇巧故事(二篇)

    作者:陈谦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方局套银鱼周末,晓岚渐开,茶花映日。山麓下的弯弯钓池显得清碧宁谧。静。钓场比赛。只有几只多嘴的鹂鸟在绿枝头上叽喳嬉戏。晨风习习,一条令人狐疑的新闻随风抚池而去——老驾手,土钓法,大获全胜,名列前茅。用的是何等秘诀,何等饵料?——丰田车里捡来的几只避孕套!绝无仅有,千真万确。这可是工会主席在巡钓时发现的秘密。工会主席见了稀奇,也亲手甩了一杆,还真让他钓上了一尾。"小方,恭喜啦,得了头炮。听说,还是用……""唉,没什么,小菜一碟。咱小时候拉尿搅沙时就会……"什么,小方年少时就会使用避孕套?好家伙!这,更令大伙儿瞠目结舌。其实,小方的这一土钓法,并非什么稀罕之事,只是缘于他小时候的一次偶遇而已。小方生于农村,从小就在乡野河畔摸捏滚爬,有一次,他跟小伙伴们在河边放自糊的风筝。突然,伙伴们见河面上有条鱼在蹦着,三蹦两跳竟蹦到沙滩上来。大家捉住那鱼一看,一个气球般的东西蒙住了那鱼。"这气球,是大人用的,骗人会猫残!"既然是大人用的,为什么会扔在河里?小伙伴们围着捏

  • 沉沉的重负

    作者:徐亮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一)星期天下午,贾爱玉端坐在临窗的桌前,沙沙沙急急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窗外,枫叶婆娑,一只老爱啼叫的蝉儿,"吱——吱——"一声长一声短地叫个不停。更远处,和着蝉儿的鸣叫,两只白头翁在相亲吻,显得是那么和谐、自然……但窗外的这一切,并没能惹起爱玉的关注。这是战斗的时刻,忙完这批课定的作业,等一下她还要完成课外语文辅导老师铁定的两篇作文:一篇是命题;另一篇则是读书笔记。当然,这两篇作文对她来说,阐述是愉快的,发挥也酣畅淋漓。有时候,说不定神来之笔,甚至可以获得个"80分"、"85分",那还是很有可能的。爱玉就是这样,她疲于奔命的时候,窗外的世界好像与她毫不相干;但要是时间充裕,说不定枫叶上的叫蝉,远处的

  • 殊途同归

    作者:陈永焕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启平和思阳是局里公认的老冤家了。说是老冤家倒也确实,俩人年龄相仿,都是三十来岁人儿,正是出成绩放卫星的时候,八十年代一同由部队转业到局里至今,现又都是科级干部,论资格论辈份论水平论能力,谁个服着谁呢。工作以来,俩人明里是同事加战友,风平浪静;背地里却是老太婆杀鸡——刀来剑往、血雨腥风。也难怪,谁叫你在政治前途上磕着绊着我啦。这些天,局里有两个外出疗养的名额。兴许是领导有意搓和吧,竟撂着他俩头上。尽管老大不愿意,但这是领导的安排,军令如山,俩人也就打点行装上路了。

  • 为了美丽的明天

    作者:吴伟平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一他很不情愿地醒过来。这一醒便注定后半夜将难以入眠。病房一片惨淡的朦胧。其他病人都已熟睡。此起彼伏的鼻息、喘息还有偶尔的咳嗽声和梦呓声,都清晰地传进耳朵,使混沌的意识更加清醒、膨胀。走廊上方的白炽灯透过玻璃和窗帘不屈不挠地以每秒三十万公里的速度透射进来。明察秋毫的目光敏锐地捕捉到空气里涌动的应是那些携带病毒的各种流动粒子。它们面目狰狞,张牙舞爪,似乎在迅速地裂变繁殖着,并在转瞬之间蜕化成一个个凶神恶煞。他噤若寒蝉,可意识里老是认定自己曾不止一次地惊呼过。他开始感到肋部底下那个地方在隐隐约约地作痛着。他闭上疲惫的眼睛,手不由自主地摩挲起来。床铺太窄太硬了。平时睡惯了大床铺,习惯于翻来覆去

  • 红河五章

    作者:何镇邦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2004年11月4日至14日,我与邵燕祥、王春瑜、陈四益、王学泰、伍立扬一行六人应邀到云南红河州参观访问。地处滇南的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风景雄奇秀美,文化积淀丰厚,主人热情好客。十日之中,我们走过自治州所辖的九个县市,参观了诸如石屏湖、建水文庙、朱家花园、燕子洞、元阳梯田、大围山原始森林公园等著名景点,并在红河学院讲学两日,收获颇丰。下面记述的是此游的经历片断。建水文庙建水,又称临安,乃滇南重镇;此地文气颇盛,人才辈出,有"滇南邹鲁"、"文献名邦"之称。在建水的一夜

  • 普者黑的灵魂

    作者:王剑冰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1普者黑宽大的水面像块柔亮的绸,小舟的剪,一点点把这绸给裁开了。无风的时候看那湖,微澜不惊,似在长睡不醒。打鱼的船搅醒了这里,那里就又睡了。只有一场雨下来,这里那里地搔了,才能将它逗得发出笑声。水和荷都是大片大片的,说不上是荷中的一片水,还是水中的一片荷。向远处望,天倒是水与荷之外的空白。乍然而起的水鸟,会一次次划伤这块空白。山从水里远远近近地长出来。大大小小竟有200多座。一些岚霭在山间断续着。单看一座山形,并不是太奇,一座座连起来看,就有些形状了。正是因了这样的形状,才有了甲天下的桂林山水。而这样的山水,在普者黑随处可见。这里没有

  • 岷山叠翠

    作者:黄文山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谁只要乘车在岷山中行过,便不会忘怀那一次次"履险"的经历。在这条路上跑的除了运输的货车外,便大多是到九寨沟去的中型旅行车,司机都有多年的驾龄,盘山的公路也都是柏油路面,但这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路况"。车子开着开着,说不定什么时候,山头上就会滚落下石块泥流,在深深的峡谷里激起巨大的声响,久久地回荡在山峦之间。当听到公路上方有异常的声音,似乎是泥沙刷刷地下落,有经验的司机便会急速地停下车,摇下车窗,侧耳倾听山坡上的动静。喧闹的车上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眼睛都紧紧地盯在司机紧握方向盘的手上,一颗颗心全都悬起来了。进,还是退,全凭司机在一刹间的判断,总之,不能原地不动。终于,司机猛踩油门,汽车快速通过险区,后面迅即传来石块滚落的响声。车开过好久好久,直到司机吹起轻松的口哨,人们这才

  • 想象的原则

    作者:叶延滨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常有年轻的朋友为人际关系而烦恼,也有意无意地向我求教,我总是说一些与人为善的话来安慰。其实,我自己也常常为这种事情弄得情绪不安。从小就不擅长与人打交道的我,特别是对不喜欢我的人和我不喜欢的人,没有特别的办法。也许,这种情感用事,说成优点,叫做重感情讲义气云云;说成缺点,叫做意气用事,不能团结与自己意见不同或反对自己的人。这是很严重的问题,当年毛泽东关于"接班人"条件就有一点:能团结与自己意见不同的人甚至反对自己并被实践证明是反对错了的人。我一对照,就自己知道没这么大的肚量,这叫宰相肚里能撑船。不容易也要做,否则就别想干成几件事。不会料理人际关系,却要干事情,这些年吃了不少苦头。也得了一些教训。首先的要讲三点:千万不要以为自己

  • 渴望中的路边小酒店

    作者:刘家魁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 书香飘四季

    作者:季占田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我爱书,故也颂书。不知怎样比喻它、形容它,任何华丽的辞藻几乎都显得薄弱与苍白。我想,四季既象征我们生命的节奏,且用书香飘四季来歌咏它好啦!春,万物复苏,一派生机;又清新畅和,稚嫩可喜。什么样的书代表"春"呢?我想,"诗"来代表它最为贴切。王维的"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不正是春风骀荡、春情和怡的最美歌咏吗?"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身经国破家难的杜甫,难有这样春光明媚般轻灵欢悦的好心情,若不是听到前方平乱的捷报,他早已是"艰难苦恨繁双鬓",而向"浊

  • 千岛之旅

    作者:许在全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美丽的千岛之国,令人响往。2004年4月,我们泉州老年大学艺术团,应王盛本先生之邀,前往印尼进行友好访问。从东爪哇的泗水,到中爪哇的雅加达,以至西爪哇的万隆,行程数千里,铺开千岛文化之旅。泉州·泗水·源远流长4月19日,我们从新加坡登机,飞往东爪哇泗水。当飞机进入泗水上空,已届入夜时分。我们凭窗?望:满天星斗璀璨,满地灯火辉煌,随着机翼的急速下降,实在难以分辨天上人间,仿佛将要置于一个明亮的世界。这个千岛之国,对我们初访者来说是陌生的。在出访之前,听到许多传闻,都说这个国度比较乱,因此,思想上未免有些紧张。可是,当我们走出机场之时,东爪泉属会馆的李云影夫妇和几位乡亲已经

  • 春游何须问去处

    作者:吴纪培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春风又绿江南岸。冬已归去,春的讯息,悄然降临我们的身旁。在这春光明媚、诱人心醉的春天,有朋友问我:春游有什么好去处?这一问,居然难倒了我。由于人们旅游的经历不同,兴趣爱好各异,生活环境有别,因此,是很难有一个标准,有一个定论的。素有人间天堂的杭州西湖,风景世界闻名,"来中国不到杭州西湖,等于没到过中国",那是没说的了。然而,如果把上世纪六十年代以前的西湖,和现在西湖比较,我坦然实说,更喜欢前者,因为那时的西湖,似出水芙蓉般的纯美,一点也没有人工雕塑的痕迹。那时候的断桥残雪,桥中央果有裂缝一道,

  • 落花人独立

    作者:邢小燕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我一直喜欢用一句古诗来形容一个单身女人:落花人独立。这是一个很唯美的意境,你看,在缤纷如雪的落花中,一个面容姣好的女人心事重重地站在那里——这一个画面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她为什么独自一人?一直是一个人吗?是她要求太高还是曾经被无情伤透了心?一切均不得而知,只有一朵一朵粉色落花点缀她的头发与双肩。我姐姐曾经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她在酒厂做会计。酒厂不是一个诗意的地方,会计也不是一个浪漫的职业,但美丽浪漫的姐姐满腹诗书气质高雅,见过她的人都以为她是大学老师,追她的男子可真多,同事、出租车司机、税务局干部,她一概谢绝。她一年年苍老起来,像一朵花渐渐枯萎,谁也不知道她满腹心事。可在我眼里,她即使到了满头飞雪的那一天,仍然是美丽的女人、

  • 流逝的花开花谢

    作者:任智勇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夕阳下我向你眺望,你带着流水的悲伤。——郁冬《纯真年代》离别的清风吹起。美丽的南国大学古老石板桥两旁的玉兰花,在啜饮了一地的泪雨之后,将她残留在枝头的最后一缕馥郁醇厚的清香毫无保留地献给了默默守护她四年、即将与她永远作别的恋人。我该用什么方式来纪念这流逝的花开花谢呢?花开花谢里,有人钝化了自己的锋芒,有人整饬了稚嫩的翅膀;有人在这丰润的石头城里看到金钱在飞翔;有人一路清寒一路孤单却坚持自己的理想。是夜空里一个空灵的声音在回荡:"谁不是一边受伤一边学会了坚强?"花开花谢里,有人冒着大雨在球场上疯狂,有人整

  • 怀念火车站前的大榕树

    作者:毛伯耕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五年前,退休了的我应聘到福建福州一所大学当教书先生。春节刚过,携老伴同行,乘火车到了福州。早上六点,天还没大亮,天空飘着毛毛细雨,我们随着滚滚的打工人流,挤出了火车站。本想到候车室等候学校派车来接,但候车室早已挤满了人,想进也难。突然眼前一亮,我看到车站前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广场,上面有几株大树,于是与老伴拖着那件很重的行李,走到大树底下。这里已坐着很多青年男女,看样子都是外地来打工的。我们素不相识,他们笑一笑,挤一挤,友好地让出了树下的一段裙墙,让我和老伴坐下。有了这一席之地,我不但感到了人与人之间的亲切友情,还感受到了挤在一起人群散发出的暖意,身上的寒冷也不见了。一会儿,我突然还发现那毛毛细雨也不见了,抬头一看,原来正

  • 走过青石街巷

    作者:李集彬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当我的身影仄仄地斜上那几级青石台阶时,一种很深的孤寂的感觉潮水一般涌来。一条长长的青石街巷,偶尔只走过一两只鸡雏,间或有不知藏在哪里的蟋蟀一声长一声短地鸣叫。一条原先逼仄的街巷,顿时显得空旷无比,我清晰地听见自己急促的心跳。一条一块不规则形状的青石横斜铺着,经历了几十年、上百年的风雨侵蚀,又经过一双双轻盈或粗笨的脚步的踩踏,磨得渐渐没了棱角,似乎有一些圆滑的模样。两侧一些倾颓了的青石筑就的铺面,偶尔从歪斜的木板门扇后面传出一两声老牛的哞叫,显得有些凝重。我踩着斜斜的影子孑孑向前,像骑着一匹瘦马行走在千年古道上。童年的时候,我曾经无比快乐地生活在这条街巷里,从日出到日落,从街头到巷尾,像一尾

  • 感受人格力量

    作者:邓成洪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时下,有些年青人对季节的替换开始敏感了。面对火热生活,他们却在"悲秋"。古今中外,文人墨客多是悲秋的。这也难怪,因为从季节变换的角度来看,秋天是万物生长由盛而衰的象征,人们容易联想到人生易老和对生命的无奈。范仲淹在一首戍边诗中写道:"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将悲秋情绪状写得可谓淋漓尽致。连德国伟大诗人海涅也曾感叹:"树上的黄叶瑟瑟颤抖,落下一片一片的叶子,啊,一切美丽可爱的东西,都要枯萎而委身墓

  • 阿文的故事(外一篇)

    作者:陈德志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我家住在七楼,七楼的天空很美很静,阳光很明媚。然而有一天,这个美妙的格局竟然被一只蚊子打破了。这只窜入我领空的蚊子,外表长得文绉绉的,且一侵入我的领域,就喜于降落在书桌上,欣赏古书文籍,浸淫书海,我观其貌文静,且如此崇文,干脆呼之为阿文。刚开始,我挺诧异的,七楼这样的高度,氧气的氛围应相对稀薄一点。况且周围视野开阔,毫无密集型建筑的障碍,环保措施亦一向良好,平常的家居性生物一般很少光顾,就算光临了,也适应不了这里的清苦生活及"高空反应",更不用说这里没有

  • 走进洛江

    作者:郑丽随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一个响亮的名字——洛江。在泉州中心城区东北部,在风和日丽的洛阳江畔诞生、起程、腾飞。就是在这块地肥水美的洛阳江畔,历史第一次赋予洛江机遇,把十七万洛江人的激昂凝聚成团结拼搏,艰苦创业的精神;就是在这占市区三分之二的广阔土地上,勤劳勇敢的洛江人,斗志昂扬,撑起时代的旋律;就是在这人文景观和自然景观奇特秀丽的洛江胜地,洛江人用热情燃起希望之炬,用热诚迎接海内外商贾投资桑梓,打铸胜利的旗帜,抒写历史虔诚的篇章。你的坚强播放洛江山水的微笑;你的微笑灿烂洛江天空的明朗;你的明朗阳光般流洒在洛江的每一个角落。倾听山泉轻奏柔美的歌音;轻抚仁人志士用信仰、智慧、血汗镂刻下坚定的信心。你已不再是从前的你!铁路运输站近挨区境、324国道横贯境内、福厦高速公路出入口紧靠中心城区、朋山岭隧道和大坪山隧道的建成……你用心做成的航船,召唤十七万洛江儿女起航。在明天的憧憬里,在时代的脉搏激

  • 父亲的单车

    作者:陈广继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自从我考上大学后,父亲就再也没有动用过家中那辆已略显锈钝的单车。随着日子一天一天的滑逝,风尘中劳累的父亲也日益苍老了,脸上爬满的皱纹如田垄上犁过的一条条沟壑,印上了古铜色;背也微驼,极像消瘦的老黄牛的脊背。父亲已无力去推开那辆旧单车了。在母亲的强烈监督下,出门的父亲就只能选择了步行或坐用摩托车改造成的三轮车。单车陪伴父亲大半个辈子,打捞着季节里的足音。父亲早年就随族上的二伯父去异地参加工作,不久分配到一所高级中学教书。恰逢"上山下乡"的号召,出于工作的需要,父亲买来了单车,在山路与乡路的蜿蜒肠曲里,练就了娴熟的车技。在调回我们镇上的农村中学后,繁忙的日常节奏,父亲更离不开单车了。上街或者回乡里,父亲总随手推出单车,然后摆开一只左脚使劲蹬住踏脚板,顺势横跨上车座出门了。每次听到把手上的摇铃声,还有车外胎撞到庭院门槛边上铺地砖后,车圈与车杆间发出的响声,我们就知道父亲平安到家了。我上小学三年级时,回乡里的路坎坷难行,连往返的车辆也没有。过春节的时候,父亲就用单车来回跑几趟,把我们三个孩子载回乡下的祖屋,然后又保护着挑扁担装年货的母亲顺利

  • 为自己鼓掌

    作者:刘闽君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看了这个题目,也许,你会问我:"难道在你的周围没有人为你的成功加油、喝彩吗?"当然不是,为我鼓掌的人很多,但在这些人中,第一个为我鼓掌的人当然是我自己!假如,连你都不相信你自己的能力,我想,你也不是一个快乐自信的人。在生活中,我们时时刻刻都要善于发现自己的闪光点,相信自己,欣赏自己,这样你的生活才会更加精彩,不是吗?我们现在正处在十六岁的花季,十六岁是人生一道闪光的台阶,十六岁是我们的欢乐年华,我们应当时刻为自己喝彩,让我们的十六岁多姿多彩。小的时候,我和其他的小伙伴一样也没什么差别,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女孩,可自从四

  • 思想的散步(二章)

    作者:栾承舟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发现无论睡在哪里都是睡在夜,你说着,走近房间。开门关门的二秒钟内,你看见一双鲜活的红鞋子睡在床上。此时,云是黑的,云雾里呈现出的最后一粒星子在青天一角,闪烁而燃烧。豪华的文化广场,伸展在霓虹灯睁开的觉醒里。无论走在哪里都是踩着大地,你说着,象掐灭手中的烟圈一样掐灭自己心中的烟花,自绮念横生的门口退出,整个空间在你面前展开。你要让自己的思想在夜的冷静中休息一下。而最终,这座城市会平息你的郁闷,恢复你工作时的活力。这是晴朗一天的幽默黄昏。城市的广阔和平坦,在老天突然发作的愤怒里,放出闪电,横过视野。儿童乐园、柏油路和三十八层摩天厦,拉长你的走动。此时,喧闹的人流,怪树和偷偷来往的夜,自你身边擦身而过。对于布满爱和仇恨的街道来说,它没有可损失的时间

  • 梵高的画外之音

    作者:崔国发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秋天的向日葵——梵高的画外之音对饮阿尔的太阳:葵盘里嵌满了烈焰与血液,飞旋着鲜红的忧伤和希望。泽被金黄的画布。沉默或者燃烧:钴蓝色的瓦盆上一片片精彩的秋韵。十四株向日葵:炯炯有神的瞳孔里,绽开平民的花朵,在晴朗的背景上跃动着尖锐的火苗。疯狂地站在土地的血脉上,昂起饱经风霜的头颅,执著地切开内心的黑暗。生命的一种恩赐:饱满的籽粒,孕着旺盛的精血与热情,喷射辉煌而斑斓的色调。文森特·梵高!向日葵的骨子里,融着秋天的深深孤独。血色不浓,就割一只耳朵,滴沥艺术的元素。一钵土豆——题梵高同名画作

  • 闪动的泉州楼群(外一章)

    作者:黄志雄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到处都是跳动的沸点,楼房越长越高,小区越扮越靓,眼睛贪婪地捕捉,"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宋代开元寺的东西塔也在伸伸腰,正在悔恨自己身材矮小,不自觉地摆动身上的风铃。到处都是延伸的音阶,从古城区的红砖屋宇,到新城区的楼房屋宇,燃烧着是微笑,装点着是醉意,当年的贤銮大厦也想蠕动身板,随着日益翻新的城市四处走一回。楼房变多变美了,道路变宽变长了,城市变大变亮了。东海之滨泉州,让我们在闪动的楼群中,感受到过去的富饶和辉煌,也感受到如今的绰约和多姿。千帆竞发,闪动的泉州楼群处处飘荡着欢声笑语。刺桐花也一簇簇火辣辣地开放,闪动的泉州楼群在朝晖夕霞和山光水色的映照下,更显明艳倩靓。闪动的泉州楼群,继续闪动,永恒闪动。老屋群落那是一处古色古香的旧式第宅,如今日益翻新的城市。

  • 思念

    作者:康国庆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想起母亲,我不禁泪眼迷濛。是母亲用自己的心血,化作甘甜的乳汁喂养着我。我一天天长大,长胖,母亲却瘦了,她的脸上稍稍爬满了皱纹。那时候,我觉得母亲很高很高,我总是仰起头,扑向母亲温暖的怀抱。长大后,我比母亲高了,母亲总是仰起头,向我发出满足的微笑。她微笑的脸上,皱纹更深了,那是她为我日夜操劳,风里雨里为我欢喜为我忧留下的印记。母亲老了,但童年的记忆永远也不会老,母亲还是那么高,她的微笑还是那么的慈祥。我远走他乡,母亲的目光总让我毫不犹豫地回家,我知道这一生,我总走不出母亲深切的慈爱。

  • 父亲不懂诗歌(外二首)

    作者:吴文安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 城市折枝(三首)

    作者:王南斌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 兰花(外二题)

    作者:蒋少强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 曲折的感伤

    作者:黄钰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 鲤之城

    作者:张权斌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 母亲

    作者:黄小莉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 社长探望孩子

    作者:张焰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这一学期,向日红小学里来了两名新同学,一名叫子树,闽南人,十二岁,读五年级;一名叫贻木,汕头人,刚刚八岁,读二年级。他们都是四、五个月前跟妈妈从乡下来香港定居,与爸爸团聚。两家人同租在北角一座没有电梯的唐楼里,因此,他俩既是邻居,又是同学。平时,子树家里如果炖鸡炖鸭,他便打一碗给贻木吃;而贻木的爸爸或者妈妈要是抱西瓜回来,他就赶快切一块送去给子树,两人简直像亲兄弟一般。每天下午放学回家,他们便面对面端坐在厅里头的折叠饭桌前,从书包里掏出课本温习功课、做作业;作业做完之后,他俩便手挽着手,蹦蹦跳跳地来到公园里学跑步,从慢到快,由近及远,风雨无阻,从不间断。因为,他们决心参加即将在一九九七年三月二十三日,香港教育界举办的香港回归祖国倒数一百日"港京长跑庆回归"活动,并争取完成象征香港至北京路程的接力长跑哩。终于,这一天举世瞩目的港京长跑庆回归,轰轰烈烈地在香港和九龙以及新界各地开展起来了。就在今天上午上体育课时,子树按规定在五分钟时间内,顺利地沿着就读的学校围墙跑了十二圈,光荣地完成了神圣的使命;但不速之客贻木却只

  • 零口供背后的逃逸案

    作者:陈钢龙; 朱逞彬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在茫茫夜色中,家住惠安县小乍镇乍兴街林某彬,无驾驶证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后载李某林和李某灿,在该县净峰赤土尾路段碰撞行人黄某来,造成黄某来重伤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自己也受重伤。林某彬肇事后,带伤驾车逃离现场,惠安县交警大队民警经过7天7夜的全力侦破,终于掌握了林某彬肇事的确凿证据,虽然林某彬百般抵赖,绝不承认,但是惠安县交警大队查清肇事事实清楚,证据确凿,2005年元月23日以零口供将此案移交给检察机关起诉。深夜发生命案2004年10月21日0时55分,深秋的天气逐渐转冷,路上车辆行人逐渐稀少。就在这寒冷的深夜,惠安县交警大队"122"交通事故报警台响起一阵急骤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寒夜的寂静:"在净峰赤土尾路段有一名伤者倒在路面上,肇事车辆逃逸。"接到报案后,涂寨交警中队民警王榕民、陈钟瑛立即赶

  • 手术刀下的“欲望”——读潇琴《大欲之魂》

    作者:李建东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北方有个戴来,南方有个潇琴。其实北方的戴来是自姑苏入豫的南方人,潇琴则是从邹鲁迁闽的北方人。之所以将这两位互不相识的女作家合到一起来说,是因为她们的纤手都掂过手术刀。不过戴来掂的是写作的"手术刀",而从过医的潇琴掂的则是发着寒光的真正的手术刀。然而,她们现在都在一南一北地用文学的"手术刀"来"解剖"人。不同的是,戴来解剖的对象往往都是男人,用批评家李敬泽的话说,戴来的"女人在哪儿呢?在外地,在街上的茫茫人海中,男人辛辛苦苦地去找,通常是找不到。女人是男人生命中的一处溃烂的伤口,总也愈合不了。"而潇琴解剖的对象更多的是女人。当然也有为数不多的男人,不过多是猥猥琐琐的"小男人"。这一点,倒与北方的戴来相同。一

  • 《蝶殇》二题——读美国华人作家诗人王性初散文札记

    作者:王炳根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乡思是一滴血我比较赞成这样的一种美学观点,即美是距离,时间与空间的距离,时间的久远与距离的遥远,时间的倒流与空间的移位,极能产生一种美的感觉与能量,散文集《蝶殇》中的一部份作品,就是因了距离而发生的美,并且由这种美产生的能量感动着我。对于这样的一些情景,自然都可入诗入文,除夕夜的鞭炮声、青涩的橄榄果、旧式房宅中的老井、温泉与温泉浴、常年绿荫如盖的古榕树等,还有乡音、小吃、

  • 《泉州文学》编辑部招收文学创作函授学员

    作者: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为培养文学新人,壮大创作队伍,繁荣泉州文学创作,本部欢迎有一定文化程度的文学爱好者(含在校学生:不受年龄、职业、地区的限制)报名参加学习。学习时间为一年,随时可报名。学习期间赠阅全国公开发行的正式刊《泉州文学》一年(双月刊);作品择优在《泉州文学》刊登,或向其他报刊推荐;学习结束颁发结业证书;成绩优秀者,推荐加

  • 心灵深处飞出的歌——读毓卿诗集《随心逸韵》有感

    作者:李清安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2期

    毓卿的诗集《随心逸韵》共分六辑,皆是作者平常所思所感之作,所涉题材极其广泛,名山名湖名人胜迹,亲情友情男女之爱,皆为作者咏诵对象,真可谓登山,则情满于山;临海,则意溢于海。所以说,无情未必真豪杰。人若无情,何谓人?人若无爱,何来诗?因此,他的诗可以说是情到深处的歌,是血管里流出的情,是情与智慧的结晶,因而无论是有生命的或无生命的,在他的笔下,都变成了充满活力充满生气且富有生命力,在他的诗中,要么是活脱脱的富有灵气的山水画,要么是情感浓烈而又圣洁的人生画,他的诗读来真

相关期刊
在线投稿 发表咨询 加急见刊 杂志订阅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