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之家网站,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股权代码 102064
作家杂志 作家杂志 作家杂志 作家杂志 作家杂志 作家
国家级期刊
分享到:

作家杂志 2015年第07期

Writer Magazine

主管单位:国家教育部
主办单位:吉林省作家协会
国际刊号:1006-4044
国内刊号:22-1028/I
审稿时间:1-3个月
全年订价:¥ 408.00
创刊:1958年
类别:哲学与人文科学
周期:半月刊
发行:吉林
语言:中文
起订时间:
曾用名:长春
出版社:学会类
邮编:130021
主编:宗仁发
邮发:12-1
库存:198
主要栏目:
  • 现当代作家作品研究
  • 艺术空间
  • 思考与言说
  • 古典文学新探
  • 借鉴与比较等
  • 在文学的祖国里执着地生根

    作者:薛忆沩 江少川 期刊:《作家》 2015年第07期

    弃理从文,开启“迷人”的文学之路 江少川:北京航空学院(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前身)是国内知名的高校,更是为许多男生所向往,计算机在当时是新锐又热门的专业,为什么你本科毕业之后没有在所学的理工方向深造,而是转向文学创作,并且攻读英美文学的硕士学位和语言学的博士学位?促使你弃理从文,最终走向文学之路的契机是什么?或者说,是什么触动了你年轻的心灵,驱使你下决心转向文学的呢?

  • 小说,正是我不安宁的内心世界的投射

    作者:王宏图 张生 期刊:《作家》 2015年第07期

    一、关于成长和世界观 张生:很多人都知道您是出生在书香世家,您自小的家庭氛围是什么样的,尤其在您父母对您的教育方面?对您的写作有影响吗?

  • 短篇小说的能量

    作者:东君 期刊:《作家》 2015年第07期

    就我所知,写过长篇小说之前没写过几个短篇小说的作家,几乎很少。但写过短篇小说之后再也没有写过长篇小说的作家却为数不少。在他们看来,短篇小说也许能更充分地表明白己的诗学立场。契诃夫、芥川龙之介、鲁迅、博尔赫斯、卡佛、汪曾祺等作家,一辈子都没有写过长篇小说,却以短篇小说名世。也有一些大作家,尽管花了大力气写了长篇,但留下的,还是几个短篇。于是我们就有理由带着顶礼膜拜的口吻说,在短篇小说领域,短即是长,少即是多,留白即文字。

  • 孤独及其所创造的

    作者:张楚 期刊:《作家》 2015年第07期

    我曾无数次回想起过“满月”的情形。这段记忆被我在家庭餐桌上无数次提及,一开始是小心翼翼的,多说了几次,就肆无忌惮起来。然而都被母亲微笑着否认了。她说,怎么可能呢?出生三十天的孩子是没有记忆的。

  • 致沉默的生活

    作者:徐则臣 期刊:《作家》 2015年第07期

    在我的写作中,一直贯穿着一股暗流,发现者甚少,发现了也多是漫不经心的一瞥,只作为我写作的一个面向,寥寥数语也就打发过去。大家谈的多是我那些“正面强攻”这个时代与生活的小说。在这个光怪陆离、波诡云谲的时代,“正面强攻”的确应该得到足够的尊重和敬意,身处其中,一个小说家需要对这个复杂的现实作出探究和回应。

  • 平凡之路偶有奇迹

    作者:田耳 期刊:《作家》 2015年第07期

    一惯跟别人扯,写小说是不小心,写了,得以发表,再写,再发表,一路纵有波折,硬着头皮挺过来,慢慢地,直到成为职业的写作者。听别的同行自述生平,也一再重复着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写作经历。这样的话,说多了,自己也信。

  • 是,或不是,不再是个问题——访莎士比亚故居

    作者:卢岚 期刊:《作家》 2015年第07期

    一个冠冕堂皇的戏子,在舞台上大摇大摆,挥动利剑,忽然倒地大叫:“一匹马,一匹马,我以我的王国换一匹马!”妒火中烧,理性不再,爱情演变成癫狂的残忍,用床单把妻子窒息死,“我将你先杀死,再来爱你”。走投无路的国王,弥留时刻却叫道:“你看,你看!”

  • 碎片

    作者:范小青 期刊:《作家》 2015年第07期

    包兰大学毕业后不愿意回老家,其实老家也没有什么不好,地方虽小,但毕竟有父母的呵护,也可以找一个相对体面的工作,可是包兰不愿意回去,回去多没面子。

  • 特工

    作者:南翔 期刊:《作家》 2015年第07期

    如果父母亲长相差别极大,一个极美,一个巨丑。儿女或如母亲之美,或似父亲之丑,概率各为一半。那么,干城毋宁是一位幸运儿!修长而挺拔的身量,双手过膝;浓郁的黑发,光洁平坦的额头,高高的鼻梁;略抠的眼窝里,嵌入一对如是画家过目难忘的漆黑的眼珠。我看过无数张大舅妈的照片,最年轻的一帧大约是1946年拍的,后经干城翻拍编辑,掩盖不住早已泛黄并显露出水波一般的裂纹。

  • 我的粉,我的小笨鸟

    作者:王威廉 期刊:《作家》 2015年第07期

    父亲就这么死掉了,让他无法置信。 那天全市的音乐家在艺术中心开会,他的钢琴家父亲就坐在最后一排。他的父亲不善言辞,对这样的开会活动不感兴趣,每次来了都是趴在桌子上,像是一头忍受夏季的北极熊。这次父亲也一样,趴在那里,像是熟睡了一般。中场休息的时候,父亲还一动不动的。

  • 额上的暗物质

    作者:曹军庆 期刊:《作家》 2015年第07期

    于小强小时候喜欢撒网打鱼,手上有什么拿什么当网撒。撒得最多的是小褂小棉袄和毛巾,地上捡起大半片纸也要撒一撒。于小强弯着腰,上身前倾,双手平摊着往前一送,手上的东西出去了。嘴里嚷嚷着,“打鱼喽打鱼喽。”三岁多一点,于小强把一件小棉袄扔进石灰池。

  • 朦胧诗

    作者:高君 期刊:《作家》 2015年第07期

    后来我们才知道,那句话是顾城说的。不同的是,顾城说这话时,相当于宣布了放弃写诗,和谢烨正在激流岛种菜养鸡呢;而我的朋友徐达夫说这话时,是他想进入婚姻,起码暂时,口头上是。至于放不放弃写诗,可能他一点都没想过,写诗是他当时正追求的一项事业,怎么会放弃呢?难道婚姻和写诗是一对矛盾和敌人吗?换句话说,结了婚就不能和不会写诗了吗?

  • 回到世界中心

    作者:高君 期刊:《作家》 2015年第07期

    2001年初夏的一天,小瞿突然和我谈论起她家的猫来。 开始是在单位食堂的餐桌上,后来延伸到了外面。话头大概是由老鼠引起的。我和她并不十分熟悉,她是我们影视中心下面影视学校聘请的辅导员,一个很自来熟的女人,高大、朴素,又妩媚。她端着餐盘先是在四下找人,看见我妩媚地一笑,就径直来到我对面班下来。

  • 此岸彼岸(创作谈)

    作者:高君 期刊:《作家》 2015年第07期

    我有两个故乡,一个属蛟河地界,一个归桦甸管辖。前者是我的出生地,现在,与我父母同龄的老一辈人基本上都没了,孩子都有了孩子。只有二姐和小婶还在那儿。每年农历七月十五我都回去,给爷爷奶奶、父母及小叔上坟填土。母亲在世时怕我因迷信而不给她上坟烧纸,讲今比古地给我讲了很多孝子贤孙的故事及因果传说——现在看,母亲在把传统和孝道传给我的同时,不经意地给了我最初和最原始的文学启蒙。

  • 二胎

    作者:方淳 期刊:《作家》 2015年第07期

    1 美莲拿起拖布又把地擦了一遍,土黄木纹的地砖铺了不到半年,看上去还是簇簇新的,地砖的釉面闪着清洁的亮光,花纹是几年前流行的式样,一个方方的菱形套着一个方方的菱形,花哨而生动,空间似乎被线条和色彩充满了。

  • 独角戏(组诗)

    作者:荣荣 期刊:《作家》 2015年第07期

    独角戏 今夜,她是自我斗酒之人。 举杯邀明月,左手敬右手。 今夜,她是自我宽慰之人。 内心藏一个倾听者,也年过半百。

  • 红肿之处,艳若桃花

    作者:刘立云 期刊:《作家》 2015年第07期

    反复阅读荣荣新鲜出炉的《独角戏》后,我在她这组一如既往精粹的诗里寻章摘句,做写作前的功课,一大堆看似破碎但却骨肉相连的句子就这样排幂而来:“今夜,她是自我斗酒之人。/举杯邀明月,左手敬右手。/今夜,她是自我宽慰之人。/内心藏一个倾听者,也年过半百”,“愚蠢和狭隘/它们同时出现像乌云列队/我抱着它们像抱着我犯错的孩子/一大堆的孩子一大堆的悲伤”,“太多的宽容让我羞愧/就像我满是伤痕的身体”。

  • 荣荣创作档案

    作者: 期刊:《作家》 2015年第07期

    1964年2月15日,出生于宁波市第三人民医院。作为光荣妈妈的最后作品,排行老六的我,成为最多余的一行。约八个月大时,因啼哭,差一点加入弃婴行列……因此,长大后,一种被人丢弃的情结老是盘旋内心,直到学会了“自弃”——丢掉那些无法抓住的人生内容,我告诉自己:能丢弃的,肯定就是多余的……

  • 诗人、理想和爱情各奔东西——法朵诗作阅读碎片

    作者:李森 期刊:《作家》 2015年第07期

    一 不见经传的女诗人法朵一写诗就出手不凡。或许她是个天才,如果她能持续地证明灵魂中的诗歌禀赋是卓尔不群的。但至少她已经在第一个诗集中,显现了一种来自天赋才能的语言质地:一种驱使语言自身的力量幻影般奔突而去创造新世界的能力。就像她的一个诗句所言:“神也不能毁尽你,哪怕你已然一地碎片”。

  • 偶然的奇葩(十首)

    作者:华清 期刊:《作家》 2015年第07期

    一车旅行的猪 在抵近年关的斜阳中 我的车子驶近它们,与它们并肩 行驶了一分钟,我看清了这是一群 几近冻僵的猪,在它们毕生唯一的 旅行中。哦,它们粉白的皮肤 在高速公路的寒风中,显得愈发红润 好过我,这穿衣服的近亲

  • 喻言诗选

    作者:喻言 期刊:《作家》 2015年第07期

    酒吧里的老男人 这个老谋深算的猎人 潜伏在一支粗大的哈瓦拉和半瓶伏特加之后 修剪整齐的胡须 掩护牙齿犀利的锋芒 沧桑的眼神是放在水中的钓饵 大智若愚的脸上 看不见危险

  • 张执浩诗选

    作者:张执浩 期刊:《作家》 2015年第07期

    水下的事 垂在水下的鱼钩洋洋得意 钩尖上的蚯蚓痉挛着 受难者吸引了围观者 受难者让平静的水面生动起来 上帝知道我们

  • 玉华宫之路

    作者:阿莹 期刊:《作家》 2015年第07期

    我是小时候从《西游记》的神话里知道玄奘这个名字的。那时只知道他一念咒语就能把孙悟空拿捏住,知道妖怪想吃他的肉长生不老。长大后磕磕绊绊地读了大雁塔的碑碣,才知道史上还真有个西天取经的高僧,不但率领马队从印度驮回几十箧佛经,还将梵文翻译成了老百姓能懂的汉语。

  • 恋爱

    作者:黄惟群 期刊:《作家》 2015年第07期

    1979年年底,我生了场大病,差点儿死去。 插队回沪后,我被分进上海铁锅厂当翻砂工。农村生活八年半,做梦都想回上海,进工厂,可真回了上海,进了工厂,我开始怀疑:这上海、这工厂,是我梦寐以求的?

  • “生活”乱弹(二题)

    作者:张未民 期刊:《作家》 2015年第07期

    邹进写诗 一 邹进写诗。他写道:“假如终将痛苦地死去”。他似乎觉得这是一行极为重要的诗句。于是干脆将其用作了第五本诗集的名称。

  • 平实中的性情与机智——谈赵培光散文

    作者:朱晶 期刊:《作家》 2015年第07期

    一、吉林人生散文的发扬光大者 相对于已呈蓬勃之势的诗歌与小说,吉林散文在建国十七年可谓枝稀叶瘦。除了一度在大学任教的几位老作家吴伯箫、废名、公木等时有随笔问世,其他人作品很少。丁耶、鄂华、胡昭、王肯、上官缨、文牧的散文高峰期都出现在80年代。

相关期刊
  • 大功率变流技术
    国家级期刊 3-6个月审稿
    南车株洲电力机车研究所有限公司
  • 资源与产业
    国家级期刊 1-3个月审稿
    中国地质大学(北京);中国地质调查局;国土资源部人力资源开发中心
  • 中国中西医结合儿科学
    国家级期刊 1-3个月审稿
    辽宁中医学院职业技术学院
  • 中国医学工程
    国家级期刊 1-3个月审稿
    中国医药生物技术协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肝胆肠外科研究中心
  • 汽车工业研究
    国家级期刊 1-3个月审稿
    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 思想政治工作研究
    国家级期刊 3-6个月审稿
    中国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中宣部思想政治工作研究所
  • 学会
    国家级期刊 1-3个月审稿
    中国科协学会服务中心;福建省科协
  • 中国司法鉴定
    国家级期刊 1个月内审稿
    司法部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
  • 林业实用技术
    国家级期刊 1-3个月审稿
    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林业科技信息研究所
  • 中国成人教育
    国家级期刊 1个月内审稿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中国成人教育协会;山东省教育厅
  • 作家
    国家级期刊 1-3个月审稿
    吉林省作家协会
  • 新中医
    国家级期刊 1个月内审稿
    广州中医药大学;中华中医药学会
  • 模具工业
    国家级期刊 1个月内审稿
    桂林电器科学研究所
  • 电气应用
    国家级期刊 1个月内审稿
    中国·机械工业信息研究院
  • 油气田地面工程
    国家级期刊 1-3个月审稿
    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
在线投稿 发表咨询 加急见刊 杂志订阅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