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之家网站,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股权代码 102064

西湖泛舟

无言 不详

摘要:

  • 卷首语

    作者: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7期

    博尔赫斯转述卡夫卡讲的一则寓言,大意是一个人要进大厅,第一道门的看守告诉他,里面还有好几道门,而且看守一个比一个强壮。那人就坐下来等,到死也没有人来。临死前他问:这么漫长的岁月,怎么会没有人来?看守告诉他:没人想进去,因为这门只为你而设。这是一个要求被法律承认的人的故事,也可引申到文学创作,每个作家都面临一道道只属于自己的门,是坐等还是破门而入登堂入室?余华说过这样的话:什么是好作品?

  • 巫山不是云

    作者:高寒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7期

    一宋静云从导游手中接过房卡,不禁愁云密布,精致漂亮的脸上立马没有一丝阳光。她不满意这种安排,应该说极度不满意,她无法接受同房的伙伴。她认为这个唐枕书一定是别人挑剩的,同行的其他女性一定私底下提前跟导游打过招呼。虽然,她的名字极好听、有韵味、有内涵,但极有欺骗性。而她,从香港过来,商务、家事之余刚好多出五天时间,就挤进这个旅游团,参加了长江三峡之旅。满怀的愉悦与期待,却在这节骨眼上如此不如意,不禁苦恼又沮丧。

  • 家福人生

    作者:陈祥江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7期

    美娟垂头丧气地回到娘家那间小石屋,一进门就抱着母亲放声痛哭,'妈,他不要我了.我被张老板这个爱情的骗子骗得好苦啊.'美娟明知张老板是一个色狼,不是真心对她的,还执意往他设计的圈套里钻。她的丈夫是多么的善良,事事都顺着她,她不懂得珍惜,不知悔改,不但给他戴上了绿帽子,甚至还和他离婚,此时的她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惠安南部有一个远离都市的小山村,这里青山绿水,古道缠绕,犹如人们眼中的世外桃源。

  • 遵义会议会址行

    作者:赖瑞禹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7期

    刚踩上遵义这片圣地,思绪早已不自觉地飞向遵义会议会址,飞向'雄关漫道真如铁'的娄山关。站在下榻的酒店门口,只见夜景瑰丽,灯火阑珊,风姿卓尔的楼阁朦胧在氤氲的夜幕里。而环望四周,前屏是山,后倚也是山,视野相当狭窄,少有回旋余地,地级市遵义给人感觉像个江南小镇。到达目的地已近子夜了,可我的好奇心并不为旅尘所掩抑,忙不迭地问起驰名遐迩的遵义会议会址,酒店总台服务员指向门外淡淡地说,在对面,走几步就到了。

  • 百里滩海钓的苦与乐

    作者:李子胜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7期

    很多人把海钓想象得好玩又浪漫。面朝辽阔无边的大海,吹着腥咸的海风,聆听海浪的哗哗声,沐浴着阳光,期盼上鱼的惊喜——简直太惬意了。可这只是海钓的光鲜表面,我们还是多了解一下海钓辛苦的内里吧。海钓不仅有收获鱼获的快乐,更有台前幕后的百般辛苦。渤海边的百里滩海钓人的辛苦,只有他们最清楚。海钓首先要忍受的是春秋的风霜和夏天的溽热。海边更冷、更热,冷还好说,但为了防晒,夏天也要戴着蒙面头巾,一天下来,满头汗湿,汗水结盐,如灰尘蒙面。

  • 永远的母爱

    作者:周国球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7期

    正月初七下午四点十五分,九十岁的母亲仿如燃尽了油的灯枯、竭了根的树,嘎然停止心跳。等我从600多公里的福建赶回去时,已咽气五个小时的母亲穿戴一新,微闭双目,双颊泛红,直挺挺地躺在寿棺里。二哥说'母亲走得很安祥,只是临走时一直在嘟嚅着你的小名,感觉是在等你……'。身为老人家生前最疼爱的幺儿,因在外地工作,未能守在她身边送最后一程,每每想起,有一种心如刀绞的感觉。

  • 千里泉州缘

    作者:蔡文泰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7期

    行走在泉州境内大城小镇的一条条街上,四周飘来的泉州话对我这南洋第三代潮汕人来说不但没有一种陌生的感觉,反而带有一份很难形容的亲切感。虽然年过三十方踏上泉州的土地,我与泉州的缘分却早已在多年前于那距离泉州千里之遥的马来西亚拉开了序幕。多年以来在南洋伴着我成长的除了热带的蕉风椰影,还有那在当地被惯称为'福建话'的闽南语。

  • 大地的产儿又如何安于天命(组诗)

    作者:王长江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7期

  • 迟暮(外三首)

    作者:冰夏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7期

  • 西湖泛舟

    作者:无言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7期

  • 美意

    作者:琉璃月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7期

  • 琴者

    作者:小武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7期

  • 我听懂了一方乡土的呢喃——王燕婷散文集《三月花语》序

    作者:蔡益怀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7期

    恋地是人的一种天然情感。在当代的人文地理学家看来,一个'空间'(Space)只有成为人的栖息之地,有了记忆与爱恨之情的寄寓,有景还有情,才会成为'地方'(Place)。这让我常常想到闽南话中的'所在'一词,这个古雅的词汇,用来形容'地方'是再贴切不过了。在闽南人的口中,'所在'似乎并不是指纯物质性的空间环境,而是有人的气息与情感温度的处所。

  • “我和我的祖国”电影海报展举办

    作者: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7期

    7月1日-15日,由福建省电影家协会、泉州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泉州市文联联合主办的'我和我的祖国'电影海报展在泉州海交馆举行,通过集中展览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百幅红色经典电影海报,展现新中国的光辉历程,大力弘扬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伟大民族精神,进一步激励干部职工更加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立足本职岗位作贡献,把爱国奋斗精神转化为实际行动,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不懈奋斗。

  • 卷首语

    作者: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南方周末》2018年度'文化原创榜'上榜的虚构类作品有五部。阅读这五部作品,看看其上榜理由,对我们或许有多方面的借鉴:李洱的《应物兄》整整写了十三年,在当今浮躁的风气下,耐得住寂寞,十年磨一剑,难能可贵。刘亮程的《捎话》,吸取了各种表现手法的精华,形成了自己的叙述风格。徐则臣的《北上》告诉我们,小人物身上有大历史,老百姓日常生活中的'小事'其实不小。

  • 三坊七巷传奇三题

    作者:林朝晖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黄木头在三坊七巷,总有些被人敬重的匠人,他们社会地位虽然卑微,手艺却令人敬重。如补锅、修伞、弹棉花、裁缝等,他们在这块风水宝地尽情地施展才华,虽默默无闻,但创作出的作品闪烁着智慧之光,让人叹为观止。比方说宫巷深处一家民房水井有个盖子,盖上有个柄,这个柄由憨态可掬的癞蛤蟆构成,它仰头望天,想吃天鹅肉的表情跃然井上。柄既可握,也让人浮想联翩,这样的细微之处竟然如此用心在意,让人惊叹之余,会问宫巷百姓,这个独具匠心的盖子究竟出自谁之手?他们一听,便会迅捷地翘起大姆指,无不自豪地说:黄木头!

  • 旅行者二号

    作者:米可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1从婚姻登记处出来的那一刻,阳光刺得我睁不开眼。我以为我会哭,但我没有,所有的情绪都被38摄氏度的高温蒸发得一干二净。前妻戴上墨镜,走到马路对面的公交站台,我缓步跟了上去。我想送送她(这是计划中的一个环节)。她对我的跟随不置可否,我也无从猜测她墨镜后有何许般的眼神。我们俩就在那儿杵着,像木星和土星,像银背猩猩和倭黑猩猩,像那些最近又最远的距离。

  • 南音:我血液里的唐朝以来(组诗)

    作者:王柏霜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题记:南音,又称南曲、南乐、南管、弦管,主要由“指”“谱”“曲”三大类组成,是中国古代音乐保存比较丰富、完整的一个大乐种。2009年10月1日,南音(泉州弦管)正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工尺不识,肃然执迷我翻拣少时之记忆片断——那些萤虫与烛火齐明的清冷之夜,我尝试辨认南音之工尺乐谱谱不识我。我跟着口中念念有词,某种拖延腔调的旋律让我头昏脑胀。

  • 南音中的存在美学——王柏霜组诗《南音,我血液里的唐朝以来》读后

    作者:朱必圣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南音,我血液里的唐朝以来》是诗人王柏霜抒写有着中国音乐史上活化石之称的南音。南音发源于福建泉州,用泉州闽南话演唱,是中国现存历史最悠久的传统古乐。王柏霜诗中写道:我听到有人用'南歌'之嗓唱和低徊的音调适合哀怨、忧伤与抒情思念更是必不可少。节拍里两只代表两款孤独的竹板终于拍响起来,像两只无肉的手掌,麻木地击节如泣如诉的曲调里,时光如织梭——《母语如丝竹,执节者歌》。

  • 茶缘

    作者:陈娜娟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在福建泉州安溪西坪,一叶茶将渡你抵达洪荒生命深处,在深处你将看见……茶生死去方有生的希望,抑或可能性。叶儿充分舒展开,接受来自季节的邀请,应和季节的呼吸吐纳生长。叭嗒叭嗒悄然恣肆,从嫩绿到更嫩绿,从两叶到四叶到六叶,无数相遇在天地间哄然演绎,与风雨阳光空气泥土飞虫热闹上演,叶儿记录着一一收入内心,生是如此奇妙,如此不可思议!天,地,我在这儿,我在这!叶摇晃着,欢庆着。

  • 在原地

    作者:张新冬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像这样漫无目的而意识清醒地走着,已经不知道是多少回了。记忆中沉郁如老酒的秋风总会陪着你闲逛,看路边的枫树叶在青涩与枯黄间演绎了四十来个轮回,看一个人的脚步如何由无序生长到娴熟周正。很早就随着家人住进了县城的中心,并以此为原点希望能够走得远一点。可是当你将脚步积累多年之后才发现,家住县城的人更接近一种中庸的存在,他们并没有足够的底气以城里人自居,因为远方有真正的大城市人,大都市人;也不会与乡村人混为一谈,好歹是一县之城,更不要说在历史烟云深处也是曾阔绰过的州府之地。

  • 人生静水深流,不妨悲观中理性前进

    作者:何奕斌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哲学词典里以悲观的心态来定义“悲观主义”,所以也就显得很悲观。大多数哲学体系宣称,不幸就其本质而言是消极的——也就是说,大家所持有的价值观使得悲观这一世界观与消极联系在一起。我素来对悲观主义嗤之以鼻,不过浸染社会之后,反倒认为“悲观主义”不啻是一种很积极的态度。这种价值观本身确实可以有积极的一面——并不是说悲观主义者不热爱生活,事实上,他们通常对世界有更深的认识,也有更理性的生活方式。

  • 月亮像一块补丁(组诗)

    作者:王爱民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从瘦马的身体里牵出一匹西风,以唇边的一个名字为落花,亮开四蹄的流水,会把她带到哪,落叶清扫旧时月色,雪花吻遍天涯,笛子欢快,却吹出心中的疼,和六个眼的虫鸣,从瘦马的身体里,牵出一匹西风,从一滴雨的眼睛里,淘洗出流沙声。

  • 那一年秋天(外二首)

    作者:庄永庆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那一年秋天,多瑙河的蓝色触手可及,坐在维也纳街角的长椅上,看秋风一遍遍筛过,异邦寂寥的街巷,午后的阳光斑斑驳驳,音符般洒落下来,脚下荡漾着温暖的波纹,落叶轻盈而滞重,它们相互追逐、嬉闹,又在某个角落游移、堆积,这是一座优雅而宁静的城,在深秋的寒凉中气定神闲,我惊异于某些枯萎之物,竟然如此静美,如此安详,我想,也许错过了许多秋天,但总有一个秋天是命定的,躲也躲不过。

  • 月夜港雅湾(外一首)

    作者:肖培红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你瘦了,绵长粗重的喘息,和一望无际的裸露,只因为你约了,你的丰腴,和满月的十五,都是这个夏天,如期的约定,我是礁石,是一直凝望的,不能起航的船。地球腰带上的绿色宝石,荔波,注定是大地的宠儿,她们是大小七孔,是天生桥,妖风洞,是六十八级瀑布,是水中林海。

  • 赤水古街 水火之魅

    作者:万代辉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赤水古街九仙山麓,一条始自宋绍兴年的锦水街,一端是商旅,一边是田野。从锦水演化成赤水,街中承载着一代代的历史变迁,记录着岁月的苦乐年华。千米海拔云遮雾绕,若隐若现着神仙踏访的传说,山上那些鬼斧神工的岩石,构筑一个个相看不厌的优美图景,只有阳光晴朗,才知道自然界虚实之间的神秘莫测。

  • 守望

    作者:刘海宁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我伫立于院内聆听,聆听一座古宅中时光潺潺而逝的声音。这本是一座普通的闽南古厝,却因其故主的身份而平添了数分历史的厚度。古厝坐落于井亭巷47号,最初从此处起至西街南都在古厝范围内,终日车马辚辚,高朋满座。而经四百余年时光风瘦,它依旧古朴典雅,只是在静谧中隐隐有几分落寞与颓唐,令人不免有几分失落与惆怅。

  • 古厝四季

    作者:林宗权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漫步西街,一座座红砖古厝扑面而来,保留着唐宋的形体、明清的骨架、民国的面相,与悠闲民风组成一幅慢时光的图画。让走进来的人恍然感觉时间的倒流,像是来到一场穿越之旅。在我眼中,一栋栋古厝构成一个个跳跃的音符,吸引我情不自禁地走进去,找寻精美的镂空窗棂、高翘的燕尾脊、古朴的灰瓦简、长满青苔的红方砖……我想:一座古厝,就是一部家国史。

  • 秋风扰梦乡思远——骆愉新著《海丝路行吟》读后散议

    作者:庄伟杰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一坐在春夜的灯光下,静静梳理远去的往事和曾经的记忆,心情似澎湃的春潮一浪高过一浪。忽想起承诺过为中学时代的英语老师、诗词行家骆愉先生即将推出的新著《海丝路行吟》谈点读后感想。于是,禁不住打开这部散发着浓厚家乡味道的诗文集,扑面而来的是盎然的乡土气息、历史文化和民俗风情。它像一扇门,为走在通往美丽家园途中的游子开启了乡情之旅,让我再重返内心发现故乡的魅力,沉浸在恍惚与陶醉的诗意氛围中,真切地感受到一份笃定而朴素的生命情趣和人文情怀。

泉州文学

省级期刊 审稿

关注 31人评论|0人关注
相关期刊
服务与支付
在线投稿 发表咨询 加急见刊 杂志订阅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