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之家网站,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股权代码 102064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
省级期刊
分享到:

泉州文学杂志 2019年第06期

Quanzhou Literature

主管单位:泉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泉州市文联《泉州文学》编辑部
国际刊号:1005-5835
国内刊号:35-1058/I
审稿时间:1个月内
全年订价:¥ 157.60
创刊:1979
类别:哲学与人文科学
周期:月刊
发行:福建
语言:中文
起订时间:
曾用名:泉州文学
出版社:协会类
邮编:362000
主编:许旭明
邮发:34-73
库存:200
主要栏目:
  • 泉州散文家
  • 散文随笔
  • 文化视角
  • 纪实文学
  • 看泉州
  • 小说
  • 诗歌
  • 散文诗。
  • 卷首语

    作者: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南方周末》2018年度'文化原创榜'上榜的虚构类作品有五部。阅读这五部作品,看看其上榜理由,对我们或许有多方面的借鉴:李洱的《应物兄》整整写了十三年,在当今浮躁的风气下,耐得住寂寞,十年磨一剑,难能可贵。刘亮程的《捎话》,吸取了各种表现手法的精华,形成了自己的叙述风格。徐则臣的《北上》告诉我们,小人物身上有大历史,老百姓日常生活中的'小事'其实不小。

  • 礼赞新中国 奋进新时代——泉州市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文艺志愿服务“我们的节日·端午诗会”在西湖公园举办

    作者: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6月5日下午,由中共泉州市委宣传部、泉州市文联、泉州西湖文化促进会主办,泉州市作家协会、泉州文学院、泉州西湖公园管理处承办的'礼赞新中国奋进新时代'——泉州市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文艺志愿服务'我们的节日·端午诗会'在泉州西湖公园刺桐阁前广场举办。

  • 三坊七巷传奇三题

    作者:林朝晖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黄木头在三坊七巷,总有些被人敬重的匠人,他们社会地位虽然卑微,手艺却令人敬重。如补锅、修伞、弹棉花、裁缝等,他们在这块风水宝地尽情地施展才华,虽默默无闻,但创作出的作品闪烁着智慧之光,让人叹为观止。比方说宫巷深处一家民房水井有个盖子,盖上有个柄,这个柄由憨态可掬的癞蛤蟆构成,它仰头望天,想吃天鹅肉的表情跃然井上。柄既可握,也让人浮想联翩,这样的细微之处竟然如此用心在意,让人惊叹之余,会问宫巷百姓,这个独具匠心的盖子究竟出自谁之手?他们一听,便会迅捷地翘起大姆指,无不自豪地说:黄木头!

  • 我们的黄金时代

    作者:蔡伟璇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钱正涛坐在黄昏里,做他每天做的那一件事,刷手机。儿子钱泓走进来,步子疲沓,神情冷漠。儿子钱泓看也不看钱正涛,只将大大一把汽车的遥控钥匙,粗鲁地掼到桌上。坐在餐桌旁的沙发上看手机——看了一个冗长下午手机的钱正涛,抬头,瞄了一眼头发染成稻草黄的儿子,枯坐,发呆。他知道儿子恨自己,鄙视自己。自从他“进去”之后直到又出来,儿子几乎没有叫过自己一声。咳,若不是自己“出事”,儿子应该是早就和高薇薇结婚,孙子可能都已上幼儿园了。

  • 旅行者二号

    作者:米可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1从婚姻登记处出来的那一刻,阳光刺得我睁不开眼。我以为我会哭,但我没有,所有的情绪都被38摄氏度的高温蒸发得一干二净。前妻戴上墨镜,走到马路对面的公交站台,我缓步跟了上去。我想送送她(这是计划中的一个环节)。她对我的跟随不置可否,我也无从猜测她墨镜后有何许般的眼神。我们俩就在那儿杵着,像木星和土星,像银背猩猩和倭黑猩猩,像那些最近又最远的距离。

  • 歌词四首

    作者:毛翰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大中华古典神州,昆仑华夏,日月如歌,江山如画。烽火雄关,金戈铁马,四海澄清,泱泱大中华。大中华,大中华,那是我们的家。夏商周秦青史在,还有美丽的神话。大中华,大中华,再大也不分家。方块汉字是故乡,浪漫的唐诗是我家。国中有玉,云中有茶,丝绸之路,海角天涯。海天寻梦,千帆竞发,蓦然回首,泱泱大中华。

  • 南音:我血液里的唐朝以来(组诗)

    作者:王柏霜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题记:南音,又称南曲、南乐、南管、弦管,主要由“指”“谱”“曲”三大类组成,是中国古代音乐保存比较丰富、完整的一个大乐种。2009年10月1日,南音(泉州弦管)正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工尺不识,肃然执迷我翻拣少时之记忆片断——那些萤虫与烛火齐明的清冷之夜,我尝试辨认南音之工尺乐谱谱不识我。我跟着口中念念有词,某种拖延腔调的旋律让我头昏脑胀。

  • 我从未离开母语的怀抱(创作谈)

    作者:王柏霜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组诗《南音:我血液里的唐朝以来》是我参与“百科诗派”有关“世遗”主题创作而写。南音作为诞生于唐代、较为完整地保留于闽南,是闽南最具典型性特征文化符号,在我的诗歌与散文里不止一次出现。比如写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诗歌《梨园戏》和写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散文《千古清音》。我的许多写作题材与素材,一直离不开闽南这一块诞生了我的母语的地域———这片神奇的母语之地,不仅养育了我的身体,也用它温软的语言和音乐,熏陶出我的诗歌情怀。我前后在闽南的永春(出生地)、厦门(就读大学)、晋江等极具闽南代表性的城市与乡村生活了二十多年,从小看闽南的木偶戏、高甲戏,听南音长大,直到大学毕业才离开闽南地区。在我的身上,哪能不带着闽南地域浸染出来的特征与性情?

  • 南音中的存在美学——王柏霜组诗《南音,我血液里的唐朝以来》读后

    作者:朱必圣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南音,我血液里的唐朝以来》是诗人王柏霜抒写有着中国音乐史上活化石之称的南音。南音发源于福建泉州,用泉州闽南话演唱,是中国现存历史最悠久的传统古乐。王柏霜诗中写道:我听到有人用'南歌'之嗓唱和低徊的音调适合哀怨、忧伤与抒情思念更是必不可少。节拍里两只代表两款孤独的竹板终于拍响起来,像两只无肉的手掌,麻木地击节如泣如诉的曲调里,时光如织梭——《母语如丝竹,执节者歌》。

  • 我与养父

    作者:彦火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一、父亲与派克墨水笔我有两个父亲三个母亲。第一个父亲是在闽南家乡的亲生父亲,另一个是在菲律宾的养父。我的第一个父亲在我出生之前逝世。我的母亲年届四十岁高龄才生我,大抵认为我克父──是不祥之物,便把我卖给外乡的一个菲律宾的侨眷。我现实生活中的父亲,只有养父一个,以下我写的父亲也是指养父而已──屈指一算,父亲已去世三十三个年头。岁月倥偬,杂务缠身,仿佛间离我上次去拜祭父亲的时间,也有二十年了。

  • 茶缘

    作者:陈娜娟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在福建泉州安溪西坪,一叶茶将渡你抵达洪荒生命深处,在深处你将看见……茶生死去方有生的希望,抑或可能性。叶儿充分舒展开,接受来自季节的邀请,应和季节的呼吸吐纳生长。叭嗒叭嗒悄然恣肆,从嫩绿到更嫩绿,从两叶到四叶到六叶,无数相遇在天地间哄然演绎,与风雨阳光空气泥土飞虫热闹上演,叶儿记录着一一收入内心,生是如此奇妙,如此不可思议!天,地,我在这儿,我在这!叶摇晃着,欢庆着。

  • 在朋友处喝茶

    作者:罗光辉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许是遗传,我这个人一直畏寒怕冷,怕自然界的寒,也怕人世间的冷。在漫长的、囚于寒冷中无法醒来的冬季,我又感冒了。鼻子不通了,嗓子沙哑了。假日,在家休息,思绪翻腾,向往阳光,向往温暖,向往春天!“来这儿喝茶吧,我这儿有好茶!”朋友N打来电话,我很高兴,和新华社一报人应约前往。

  • 在原地

    作者:张新冬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像这样漫无目的而意识清醒地走着,已经不知道是多少回了。记忆中沉郁如老酒的秋风总会陪着你闲逛,看路边的枫树叶在青涩与枯黄间演绎了四十来个轮回,看一个人的脚步如何由无序生长到娴熟周正。很早就随着家人住进了县城的中心,并以此为原点希望能够走得远一点。可是当你将脚步积累多年之后才发现,家住县城的人更接近一种中庸的存在,他们并没有足够的底气以城里人自居,因为远方有真正的大城市人,大都市人;也不会与乡村人混为一谈,好歹是一县之城,更不要说在历史烟云深处也是曾阔绰过的州府之地。

  • 不著尘垢如莲花

    作者:洪泓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古往今来,崇文厚德;文脉流徵,人杰地灵。小时候,我就常听大人们说,西街文脉深厚久远,常出文人。古代时,出多少文化人,我也不知道。然而,漫步西街,空气里弥漫着圣人的气息,这里,到处是圣人的身影,这里,到处是圣人的足迹。仿佛在台魁巷间,那一位行色匆匆的人是谁?迎着冬日暖阳的微风徐徐碎步而来。

  • 人生静水深流,不妨悲观中理性前进

    作者:何奕斌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哲学词典里以悲观的心态来定义“悲观主义”,所以也就显得很悲观。大多数哲学体系宣称,不幸就其本质而言是消极的——也就是说,大家所持有的价值观使得悲观这一世界观与消极联系在一起。我素来对悲观主义嗤之以鼻,不过浸染社会之后,反倒认为“悲观主义”不啻是一种很积极的态度。这种价值观本身确实可以有积极的一面——并不是说悲观主义者不热爱生活,事实上,他们通常对世界有更深的认识,也有更理性的生活方式。

  • 青原山访净居寺(外二首)

    作者:石立新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盐粒来自于大海,沧浪之水发生于尘埃,净居寺里,晨曦如热泪,有落地生根的痕迹,飞鸟即棒喝,你是一片相信直觉的树叶,某种意义上,疲倦不是一块暗斑,是取暖器,凡被暴晒过的爱恨,都有披头散发的纹理,对于释然,深渊是一种,一马平川是另一种,青原山不谴责疮痍,亦不倡导赞美,万物炯炯,七祖塔苍老的塔沿,让流逝满足。

  • 月亮像一块补丁(组诗)

    作者:王爱民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从瘦马的身体里牵出一匹西风,以唇边的一个名字为落花,亮开四蹄的流水,会把她带到哪,落叶清扫旧时月色,雪花吻遍天涯,笛子欢快,却吹出心中的疼,和六个眼的虫鸣,从瘦马的身体里,牵出一匹西风,从一滴雨的眼睛里,淘洗出流沙声。

  • 幸福生活(组诗)

    作者:金文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幸福找一个人陪我看电视,一个想看电视的人,在我心里无数遍念她的名字,只装得下——她的微笑,她的声音,她的孤寂,这些日子,越来越清晰,甚至感觉她的唠叨,她的天天陪看,她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正如电视里的故事,很精彩忍不住几滴眼泪,有时,她揉揉眼晴,跟着电视里的人或哭,或笑,有时,她说主人公的衣服颜色特别好看,我想那个人,不知不觉地陪我看风看雨,看星星看月亮……看了三十年,至今不想看懂一部生活剧,两个人找个理由把情节推向高潮。

  • 那一年秋天(外二首)

    作者:庄永庆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那一年秋天,多瑙河的蓝色触手可及,坐在维也纳街角的长椅上,看秋风一遍遍筛过,异邦寂寥的街巷,午后的阳光斑斑驳驳,音符般洒落下来,脚下荡漾着温暖的波纹,落叶轻盈而滞重,它们相互追逐、嬉闹,又在某个角落游移、堆积,这是一座优雅而宁静的城,在深秋的寒凉中气定神闲,我惊异于某些枯萎之物,竟然如此静美,如此安详,我想,也许错过了许多秋天,但总有一个秋天是命定的,躲也躲不过。

  • 试剑,试剑

    作者:孙照宇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无愁河的浪荡汉子,在闽南发了一通小脾气,害得黄巢和陈同,脸红耳赤了上千载,也搞不清楚,谁的宝剑更锋利,英明如叶春及,只好一拍惊堂木,请来一帮书画家,涂涂抺抺写写画画,让他们一分高低,然后放了一把火,烧光那些浑浑噩噩,徒享人间香火的泥菩萨,只留下一座虎屿岩,因为感动于那头勤劳的母猪,他在喝高了惠安地瓜酒之后,乘兴题了一首诗,就被人抬到莲花山下,一觉睡了五百年,我来凭吊的时候,路过试剑美术馆。

  • 月夜港雅湾(外一首)

    作者:肖培红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你瘦了,绵长粗重的喘息,和一望无际的裸露,只因为你约了,你的丰腴,和满月的十五,都是这个夏天,如期的约定,我是礁石,是一直凝望的,不能起航的船。地球腰带上的绿色宝石,荔波,注定是大地的宠儿,她们是大小七孔,是天生桥,妖风洞,是六十八级瀑布,是水中林海。

  • 燕歌行十吟

    作者:龚书绵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一沧海悠悠弄碧波,离乡一世莫名何。云山寂寂沙汀隔,燕子归时别恨多。二岸边细浪渺无声,白鹭健飞自在行。灵雨青山空落泪,低吟激荡诉悲情。三远山含笑海风清,空际云天水底明。舟子船头吹玉笛,一竿钓叟羡鱼情。四群鸥海隅以为家,暮暮朝朝宿水涯。絮絮叨叨风雨沥,焉知经世在平沙。五琼楼玉宇早栖迟,一派清神物外痴。历有兰台听宛曲,晚成翠羽自空啼。

  • 赤水古街 水火之魅

    作者:万代辉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赤水古街九仙山麓,一条始自宋绍兴年的锦水街,一端是商旅,一边是田野。从锦水演化成赤水,街中承载着一代代的历史变迁,记录着岁月的苦乐年华。千米海拔云遮雾绕,若隐若现着神仙踏访的传说,山上那些鬼斧神工的岩石,构筑一个个相看不厌的优美图景,只有阳光晴朗,才知道自然界虚实之间的神秘莫测。

  • 古厝的夜晚,温暖的回忆

    作者:陈佳航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忽而,开元寺的钟声蔓延开来,仿似敞开一扇扇充满温暖而疏远记忆的大门。青山绿水,黑瓦红砖,温暖的阳光照进院子,小猫小狗相依着晒太阳,燕子在堂屋上下,穿过天井来回飞翔,紫色的三角梅,翠绿的万年青,纤细嫩绿的吊兰,在屋檐下茁壮成长。古厝,浓缩了闽南人坚韧、开朗、沉稳、豁达的性格,闽南人对生活的美好祈愿;也酝酿了前辈对古厝丰富多彩的建筑表达,形成了闽南文化深沉而独特的底蕴。

  • 守望

    作者:刘海宁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我伫立于院内聆听,聆听一座古宅中时光潺潺而逝的声音。这本是一座普通的闽南古厝,却因其故主的身份而平添了数分历史的厚度。古厝坐落于井亭巷47号,最初从此处起至西街南都在古厝范围内,终日车马辚辚,高朋满座。而经四百余年时光风瘦,它依旧古朴典雅,只是在静谧中隐隐有几分落寞与颓唐,令人不免有几分失落与惆怅。

  • 古厝里的爱

    作者:李铭暄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说起古厝,起初我的脑海里浮现的就是红砖琉璃瓦的破旧相间着青苔杂草。随着接触与了解,其实,一座特色的古宅虽然掩映在现代化楼房密布的街巷里,艳红的砖外加妖娆陡峭的燕尾脊,依然格外引人注目。而更让人羡慕的是古厝里浓厚的亲情。外婆家的古厝是太太姥姥那一代建的,如今已经过修缮,变成了整个家族的祖厝,而那些住在“四房看厅”的小屋里的后辈们的房屋也已遍布各地,甚至已延伸遥远的澳大利亚。

  • 古厝四季

    作者:林宗权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漫步西街,一座座红砖古厝扑面而来,保留着唐宋的形体、明清的骨架、民国的面相,与悠闲民风组成一幅慢时光的图画。让走进来的人恍然感觉时间的倒流,像是来到一场穿越之旅。在我眼中,一栋栋古厝构成一个个跳跃的音符,吸引我情不自禁地走进去,找寻精美的镂空窗棂、高翘的燕尾脊、古朴的灰瓦简、长满青苔的红方砖……我想:一座古厝,就是一部家国史。

  • 那些漫过脚踝的水——谈许燕影的文学空间

    作者:邱景华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第一次知道并记住许燕影的名字,是因为她写的纪念著名诗人蔡其矫的散文《永远的乔》。我长期研读蔡其矫的诗,对有关蔡老的资料,都格外留意并细读。《永远的乔》写得那样真情而坦诚,赢得文友们的一致赞誉。她的真诚和才华,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后来才知道,原来她是蔡老的小老乡,福建晋江人,也是晋江诗群早年较活跃的成员。在诗艺上,有幸得到蔡老的精心指点。

  • 秋风扰梦乡思远——骆愉新著《海丝路行吟》读后散议

    作者:庄伟杰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一坐在春夜的灯光下,静静梳理远去的往事和曾经的记忆,心情似澎湃的春潮一浪高过一浪。忽想起承诺过为中学时代的英语老师、诗词行家骆愉先生即将推出的新著《海丝路行吟》谈点读后感想。于是,禁不住打开这部散发着浓厚家乡味道的诗文集,扑面而来的是盎然的乡土气息、历史文化和民俗风情。它像一扇门,为走在通往美丽家园途中的游子开启了乡情之旅,让我再重返内心发现故乡的魅力,沉浸在恍惚与陶醉的诗意氛围中,真切地感受到一份笃定而朴素的生命情趣和人文情怀。

  • 见微知著与艺术呈现——读吴素明《风就要掉下来》

    作者:赖宁娜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好的散文让人感同身受,诗般的语言更让人欲罢不能。吴素明的散文诗集《风就要掉下来》,以其对自然生命的独特感悟,以及由语言的大胆改造所赋予的奇异文风,在众多散文作品中独树一帜。正如吴素明在后记里所言:'我从来就是天才,因为我看到了别人所看不到的。'我们知道,散文若要脱颖而出,则需敏锐的感知,在平凡之中发现不凡之处。那么,在这部散文集里,吴素明看到了哪些别人未曾发现的事物?触发了他怎样的独特不拘的性灵?抒写出了哪些与众不同的感悟?

  • 20集《泉州故事》纪录片在央视长城平台播出

    作者: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6期

    由泉州广播电视台赠播的20集专题片《泉州故事》已于2019年5月5日18:50(美国中部时间)开始,在央视长城精品频道《触摸中国》版块正式播出,并于次日早7点、中午13点重播。《触摸中国》以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先进文化等为主要内容,让海外观众更直观地接触中国、了解中国。从5月5日开始《泉州故事》作为《触摸中国》周末特别节目,在每周日同一时间两集连播,节目播出后深受海外华人观众的喜爱。

相关期刊
在线投稿 发表咨询 加急见刊 杂志订阅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