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之家网站,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股权代码 102064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
省级期刊
分享到:

泉州文学杂志 2019年第05期

Quanzhou Literature

主管单位:泉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泉州市文联《泉州文学》编辑部
国际刊号:1005-5835
国内刊号:35-1058/I
审稿时间:1个月内
全年订价:¥ 157.60
创刊:1979
类别:哲学与人文科学
周期:月刊
发行:福建
语言:中文
起订时间:
曾用名:泉州文学
出版社:协会类
邮编:362000
主编:许旭明
邮发:34-73
库存:200
主要栏目:
  • 泉州散文家
  • 散文随笔
  • 文化视角
  • 纪实文学
  • 看泉州
  • 小说
  • 诗歌
  • 散文诗。
  • 卷首语

    作者:编者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5期

    与五四运动关系最为密切的是新文化运动,五四新文化运动最初发生在文学领域,是从文学改良开始。如果说五四运动为中国赢得了生机,那新文化运动则打开了一个广阔的天地。从文学创作方面来讲,继承和发扬五四精神,就是要努力写出无愧于时代的作品,青年就是希望之所在。这是《泉州文学》坚持推出'青年作家专号'的又一初衷:

  • 第五期全国优秀青年词曲作家高级研修班在福建泉州举办

    作者: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5期

    4月22日至26日,由中国音协、福建省文联主办,福建省音协、泉州市文联承办的第五期全国优秀青年词曲作家高级研修班在福建泉州举行。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专项基金资助的中国青年音乐家培训工程——全国优秀青年词曲作家高级研修班是中国音协一项创新人才培养机制,打造优秀创作队伍、繁荣音乐创作的重要工程。自2012年启动以来,已成功举办四期高研班和一期特培班,发掘、培养了100多名优秀青年词曲创作人才,催生出了一大批优秀作品,对音乐事业尤其是原创音乐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

  • 《夏末的闽山》

    作者:陈旭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5期

  • 龙泉客栈

    作者:王常婷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5期

    一'龙总好.''嗯嗯,您好、您好.'我有点矜持地回应着,一边习惯性地微微一哈腰。店内的顾客加员工也有上百号人,因为都是过客而已,大家并没有多少交流,默默地来来往往,各顾各的。但见到我时,起码的招呼还是有的。这么多年了,我已经习惯了'龙总'这个称呼。其实,我只是一个职业经理人,帮老板经营着这家龙泉客栈。我很敬业,但是并不爱岗。我的理想是当一个作家,可是人生在世,不如意事十有八九,忍一忍该当孙子还是得当孙子,何况这好歹也是个'总'。

  • 月亮的主要成分

    作者:魏冶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5期

    芍药看见,天差不多黑下去的时候,路灯一齐亮了。以前她从未注意过这一点。路灯大概是由什么部门统一管理的吧,像拧好发条的钟表,到一定的时候,随着一个无声'嗒'的指挥,统一地亮起来。也许这个部门比较懒,不曾考虑天色的变化。比如好几个月前还热着呢,一直到六点天都大亮着,灯亮起来就亮起来,没人注意到。现在天黑了,路灯还是这个时候亮,就亮得恰到好处,灯带曲曲折折一直从这条街上延伸到远处的黑暗里去了。

  • 六合彩病人

    作者:张百隐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5期

    才爬到第三层楼,他脆弱的小腿已经开始发软,扶着墙,猫着腰,吞吐着气流,呼吸变得急促。他开始埋怨自己的身体、厌恶自己的年龄,他才三十二岁,如果混娱乐圈,还是一个偶像的年纪,甚至还可以称得上是小鲜肉。再说,他也不胖,一米七五的身高,七十公斤的体重,标准得像是刻度量出来的。唯一不协调的是,他大部分脂肪都堆积在腹部,手小腿瘦,加上隆起的肚子,正面看像只站着走的螃蟹。

  • 拯救思莫克(节选)

    作者:林火烟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5期

    所幸,上天垂怜,最后我竟得以大难不死。就在我的神思将要完全消失时,有一人在我模糊的视野中出现了。接着,我才完全闭上了眼睛。等我再次醒来时,已经不在那危机四伏的山寨了。我就躺倒在一波澜壮阔的海边。那时,太阳初升,和煦且温暖。然后,我就像是个新生的婴儿一般,睁开仿佛沉睡了几个世纪的双眼。金黄的阳光随即弥漫了我的双眼,就像是一些醉人的精灵在尽情舞蹈着。

  • 麻辣烫店里的男人(外一篇)

    作者:计虹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5期

    接陈同学放学,一路叨念小饭桌的饭不好吃,没有肉,问我,家里还有炸鸡翅吗?我说,回去给你杀只鸡。便一路噘着嘴不再理我。放了车,我说,晚上杀鸡毛拔不干净,吃点麻辣烫吧。他立刻乐了,说,那你明天白天杀,晚上我回来吃。我说,我不杀生。麻辣烫店面不大,一间改建平房。父母居住的小区是城里最早的较为高档的小高层住宅之一。可不知何故,小区周边发展缓慢,餐饮基本是这样的改建平房,鲜有大饭店,单是看外观就让人心生厌恶,满眼的破、旧、乱。

  • 在这里读懂泉州

    作者:郭培明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5期

    旅居英国多年的安先生第一次来到泉州,就'迷失'在中山路上。老友见面时,寒暄的话还没说完,他就迫不及待地向我'推销'新鲜入镜的一组照片:连排式的骑楼、西式的窗户、传统的燕尾脊、历久弥新的红砖墙。安先生为《新京报》《大家》和澎湃新闻等多家媒体撰写人文类专栏,他说,走了泉州中山路,不虚此行。人与城,互为塑造,从而形成城市文化性格。古城的大街与小巷,延续的是不断的文脉,积淀的是城市的原色。

  • 早起逛公园

    作者:苏水梅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5期

    我曾经很熟悉的一个公园,它原来没有名字。女儿很小的时候,我常带她到那个公园去滑滑梯。公园位于文体中心的对面,我每次去图书馆借书、还书,都要路过那个公园。后来,它拥有一个浪漫而美丽的名字——'月老公园'。公园的中央多了一座月老雕像,四周还有一些关于月老传说的宣传图片。初秋的某一个周末,我仍旧起得早,忙完家务,打算去趟图书馆。女儿一边吃早餐一边建议道:'图书馆八点才开门,你可以先和爸爸去公园散步。'我觉得她的提议不错,就拎着包跟着他们一起出门了。

  • 女人如花

    作者:江惠春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5期

    生日那天,接到花店送来的一束手棒花香水百合。淡紫色的包装纸上扎着蝴蝶结缎带,粉色的香水百合搭配着若干满天星,芳香满怀。看到眼前真实的花朵,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同事钰前一天说的神秘礼物竟是这束美丽的鲜花,这是我始料不及的。那天在办公室,大家聚在一起,说到出生年月,自己只是不经意地说起,再过两天我就生日了。没想到就这么一句话,被钰惦记了。看着这束芬芳雅致的香水百合时,心里瞬间涌出一阵温暖。

  • 奶奶未曾离开的爱

    作者:冬日暖阳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5期

    家乡的夜,漆黑漆黑的。仰望云层暗涌的天际,我看不到星星,也看不到月亮,泪水模糊着我的双眼,顺着脸颊淌向内心那块最柔软的地儿。奶奶,我又想您了.今天,是奶奶去世一周年的日子。我和奶奶的感情,从某种意义上讲超越了我和父母的情感。小时候父母总是早出晚归地忙着围建、打理虾池的事,我初中毕业之前基本跟着奶奶生活。奶奶用她特有的爱和无限的包容给予我温暖,而我也以最乖巧、懂事的言行来回应着她的爱。

  • 不可或缺米粿情(外一篇)

    作者:林建致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5期

    米粿,在小时候,我不喜欢你.虽然你有晶莹剔透的黄色外表,虽然你吃起来有嚼劲和Q性,虽然你是老家人家家户户祭祖必备和不可或缺的一样菜肴,但我从心里讨厌你甚至恨你。因为我从未领略到你的地位和魅力,从未从另外一些角度理解你.纯真的年代,幼小的心灵,在食物匮乏的时代,你确是改善食物的一种方式,有一样别致的享受,但是,我对你没有感觉,对你没有一点儿情缘。亲爱的母亲,也有点怕你。因为她吃下一块你,就会觉得浑身上下不对劲,热气上升,难受不舒服,所以,在耳闻目染下,我对你生出厌烦之感。

  • 西街

    作者:吴煌琨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5期

    本文内容纯属严肃写实,如有雷同那当然是正常的,因为要是你写西瓜我也写西瓜我总不能把西瓜写成菠萝来降低查重率对不对?旅客靠在钟楼的小腿上休息。这钟楼没有名字,既然大家都叫它钟楼,那它就不应该叫王建军或者李子轩,反正名字是人们用来指称一个事物的,和事物本身关系不大。

  • 米事(外一篇)

    作者:上官青梅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5期

    我是家里的老小,和两个兄长相差十几岁,可以说是家里的掌上明珠。有父母宠着,有兄长罩着,我压根儿就不需要干农活。然而,也不知道为何,总感觉我做过,确切地说是体验过,甚至是娱乐过大部分的农事,放牛、养鸡、喂猪,种地瓜、插秧、捡花生,挑水、打柴……农事本是辛苦的,与汗水、老茧交织在一起,但在我记忆之中,却是快乐的、有趣的,尤其是与米相关的那些事。

  • 小岞渔村

    作者:林碧梅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5期

    一月渐渐地西沉,一艘艘渔船停泊在前海头。我知道,讨海兄弟的夜很深,而他们的梦很浅;我还知道渔船很轻,而大海却很重。我深深地理解搁滩的渔船,他的孤独就像那轮寂寞的明月,在退潮的滩涂上隐隐发光。渔船很轻,轻得像一片羽毛,有时一个莫名的浪就能打翻它。过去的渔民兄弟怀着对自然无常的敬畏,带着对未来的美好希冀,枕着夕阳的余辉入眠,做梦都是恭敬的。最早的晨曦出现在东山潮起潮落的拐弯处,风车舞动着巨轮,在奋力驱赶清晨的薄雾,用阳光唤醒小岞的讨海兄弟,催促他们赶快起锚出海捕鱼。

  • 几碗好茶(外一篇)

    作者:洪桂珠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5期

    生命中总有那么几碗好茶,明亮着、澄澈着时光。——题记记得小时候老家的房子旁边有三棵茶树,两人多高,叶子青碧碧的,闪着油油的光,每一片都像我的小手掌那么大。奶奶说,她刚嫁给爷爷的时候就有这三棵树了,邻居九十多岁的老余说:'这样老的茶树,该有三百多岁了。'这老茶树有一个特别的名字,叫掌茶,俗叫大叶掌,因为它的叶子实在像极了大手掌,是一种药茶,对感冒有神效的。所以我小时候得了感冒从不看医生,妈妈每每扛了梯子爬上去摘一小撮掌茶叶,用清水洗过,加点冰糖、姜,熬成一海碗浓浓的茶汤让我灌下去。

  • 安溪二题

    作者:林炳根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5期

    千年文庙宋咸平四年。安溪文庙在代理县令县尉宋文炳和主簿弭忠信的主持下开始兴建。斯时,安溪刚建县四十余年,文风未辟。隋唐开科取士已数百年,安溪还未出过一个进士,文庙的兴建成为安溪文教新的起点。九十余年后的绍圣四年,安溪终于迎来了建县后的第一个进士张读,他参与当时文庙的重修,并撰写了《重修文庙颂》,成为安溪文庙见诸典籍的最早一篇文献。安溪文庙兴建以来,屡次重建重修,留下了诸多史料,见证了安溪科举时代的人文蔚起,也见证了安溪现代教育的发展维新。

  • 情陷史湘云

    作者:李昭莹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5期

    红楼中,世人皆争议宝黛。然于我而言,悲凉颓世中最可贵的却是人性中的乐观自然。众所周知,红楼中的女子皆以悲剧收尾,史湘云也不例外。可见,无论是以刺待人的林黛玉抑或是处处思虑的薛宝钗,即使是再精于算计的凤姐,还是再孤高冷艳的妙玉,都敌不过命运。即命运都不如人意,怎样过的一生就显得更加重要了。是敏感提防、谨慎思虑、处处算计、漠不关己,还是自然可爱,予人予己一份快乐呢?史湘云即后者。

  • 万物生长

    作者:王琳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5期

    莫言在《檀香刑》中写道:'世界上的事情,最忌讳的就是个十全十美,你看那天上的月亮,一旦圆满了,马上就要亏欠;树上的果子,一旦熟透了,马上就要坠落。凡事总要稍留欠缺,才能持恒。'仿佛是为了使我们能够在这个复杂的社会生存下去,我们往往从小就接受着各种'缺憾美'的教育。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父母、长辈、老师为了让我们拥有一颗强心脏以面对将来可能遇到的一切艰难险阻,为了让我们能够更好地接受一个不完美的、平凡普通的自己,总是不断地告诫我们'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亦或是'尺有所短,寸有所长'。

  • 遗梦一伞收

    作者:许凡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5期

    南靖姥姥家我是每年必去的,小时候逢年过节,或学校有长假,我都央着爸妈领我去。为的不仅是见见姥姥,还为了那里温软的水草,挺拔的老竹,和管老头家的油纸伞。第一次见到管老头家的油纸伞是在六年前的正月里。那天空气里散不去的是鞭炮幽微的火药香,奶奶在灶前蒸着竹筒饭,麻婶追着逃笼的鸡直嚷嚷,而我就如以往一样趴在窗台上到处瞎望。管老头的伞就这样闯入我的眼帘——不是一支,是上百支;不是束着的,是都大张着;不是绘了画的,是纯粹的红。重重叠叠地挂满了整个庭院。风一吹,卷起火红的云浪。火红的云罅间,我看到管老头坐在石椅上喝着小粥,背影看着清瘦。

  • 坐起听鼾,不如感怀诸多往事(组诗)

    作者:谢木森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5期

  • 人间煤矿(外四首)

    作者:郭思恒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5期

  • 合租室友(组诗)

    作者:曾永龙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5期

  • 新年(组诗)

    作者:明柍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5期

  • 沉默山岗(组诗)

    作者:李钰滢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5期

  • 无处告白(外一首)

    作者:陈湘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5期

  • 繁华落尽见真淳——读青禾长篇小说《戏台》

    作者:曾丽琴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5期

    青禾的长篇小说《戏台》曾在2016年《福建文学》增刊全文发表过,现由中国华侨出版社作为2018年漳州丛书之一出版。青禾的小说创作以中短篇为主,这是他创作的唯一一部长篇小说,也是他最贴近现实的一部小说。他在创作谈《四十年笔耕不敢停歇,七百万方块歪歪斜斜》中提到:'我最近出版的长篇小说《戏台》,就是以我儿时的记忆为基础创作的。'小说中的父亲、母亲、祖母、青莲姑乃至很多歌仔戏演员,大都真有其人。童年记忆是一个人一生中最美好的记忆,童年记忆也是一个人一生中最难写的记忆,它必得是要到青禾如今这样已看遍繁华并再回到素朴的年龄才梳理书写得了的。

  • 温柔的悲悯——《香火》读意

    作者:孙灿芬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5期

    与安溪县委宣传部谢文哲老师相识的这十多年,他或是主笔,或是主编,或是主策,先后出版了《铁观音:一棵伟大植物的传奇》《茶之原乡》《安溪寻茶记:名山名茶名人》《安溪人》等多部文集、画册。这其中投注和折射的,是对名茶铁观音故里安溪这方土地的赤子情怀,对历史人文理想的传承坚守,以及对实现自我人生价值的勤勉求索,时常感动我这位媒体界的后生。

  •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读蔡飞跃《海丝起点的张望》

    作者:张家鸿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5期

    身为土生土长的泉州人,我向来关注泉州作家关于泉州的写作。如果把泉州比作母亲,作家就是在母亲怀里成长的孩子。'子不嫌母丑',在名城泉州大地上长成的作家们,是如何书写自己博大、慈祥的母亲呢?继《丰泽山水》出版不久之后,蔡飞跃又在墨香四溢的《海丝起点的张望》做出了自己的回答。讲述泉州的一切时,蔡飞跃的文字颇有纪录片解说词的韵味,极易把人带进一个又一个富有动感的历史画面中,让人忍不住浮想联翩。《迢遥的对渡》中写道:'阳光,摇动欲行又止的心帆。

  • 福建省文学院2019年世界读书日系列公益文学活动走进泉州

    作者: 期刊:《泉州文学》 2019年第05期

    4月20日上午,由福建省文学院主办,福建省文艺评论家协会承办,泉州市作家协会、泉州文学院协办的'新时代、新阅读、新认知系列公益讲座'2019年世界读书日系列公益活动泉州专场,在闽南文化交流中心举办。本次活动主题为'新时代、新阅读、新认知',邀请福建省文联艺委会委员、福建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傅翔研究员主讲《福建戏剧的成就与文学的命运》。泉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文联主席许旭明,福建省作协主席团委员、泉州市作家协会主席蔡飞跃,以及泉州市作家、文艺爱好者、媒体记者等约50人参加。

相关期刊
在线投稿 发表咨询 加急见刊 杂志订阅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