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之家网站,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股权代码 102064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
省级期刊
分享到:

泉州文学杂志 2016年第08期

Quanzhou Literature

主管单位:泉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泉州市文联《泉州文学》编辑部
国际刊号:1005-5835
国内刊号:35-1058/I
审稿时间:1个月内
全年订价:¥ 157.60
创刊:1979
类别:哲学与人文科学
周期:月刊
发行:福建
语言:中文
起订时间:
曾用名:泉州文学
出版社:协会类
邮编:362000
主编:许旭明
邮发:34-73
库存:200
主要栏目:
  • 泉州散文家
  • 散文随笔
  • 文化视角
  • 纪实文学
  • 看泉州
  • 小说
  • 诗歌
  • 散文诗。
  • 卷首语

    作者:编者 期刊:《泉州文学》 2016年第08期

    我们多次提及,挖掘泉州题材,运用闽南语书写,意在促使泉州文学平台有个新景观。近期来自北京等地好几拨知名作家,陆续走进泉州,十分关注泉州的文学现状,提及乡土文学的写作。这不谋而合无异于给予佐证、声索和义援。文学到底有多大的功能?这是个可变量极大的问题。以古为例,三国时曹丕点评:"文章乃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将文学抬举到治理国家的高度;清朝严酷的"文字狱",视文学如洪水猛兽。把时间拉得更近些,上世纪五十年代,

  • 乡贤何在,文脉谁续?

    作者:李辉 期刊:《泉州文学》 2016年第08期

    有的故事,一旦听过,再也无法忘记,总有一种冲动,想去见见故事主人公,遥想故事发生的场景。安溪文庙得以保护的故事,就是如此。十多年前,2003年新春,诗人舒婷组织泉州石狮元宵笔会,我应邀参加。笔会期间,我第一次走进安溪。当时的安溪,远没有如今这么大,除了新起的茶都之外,印象中县城街道不多,也不宽,更没有什么高楼。知道安溪,两个原因。一是铁观音。我当知青时,是在家乡山区的宋家茶场。将近三年时间,我们开荒、种茶、采茶、炒茶。我们种绿茶,但茶叶的种类,略知一二,铁观音名声大,也就知道了安溪这个地名。

  • 声音被他视为文学的生命

    作者:叶匡政 期刊:《泉州文学》 2016年第08期

    细想一下,我竟是第一次参加在文庙办的文化活动,地点福建安溪。这是长篇小说《八年》的首发式,《无愁河的浪荡汉子》的第二部,作者黄永玉。活动选在文庙,倒不是附庸风雅,因这里曾是黄老80年前的校舍。当年他随集美学校迁到这里,才有了《八年》中的故事。这也是"六根"的文友,第一次在京城之外聚齐。对我们六人来说,文庙首聚,也称得上意义重大。文庙本是学庙,文人聚会之地。过去只在各地文庙游览过,四十多岁,才第一次在文庙以文会友,也是这代文人的悲哀。黄永玉老先生在鲐背之年,能写百万字的长篇小说,我总觉得和他在文庙读过书有关。安溪的文庙,过去确如黄老所言,

  • 看见和看不见的安溪

    作者:绿茶 期刊:《泉州文学》 2016年第08期

    喝着安溪带回的茶,在茶香里回味安溪、泉州之旅。想起在安溪一家小馆子里,李辉兄问:"你想怎么写安溪?"我借着酒兴,说想写一篇《看见和看不见的安溪》。在安溪,我看见了什么?宗祠、文庙、茶山、李光地故居、李尚大故居……短短两天,能看见的安溪非常有限,但能感受到的安溪无限。卡尔维诺《看不见的城市》中有个观点我很认同,即便是自己生活的城市,都很难清晰地看见全部,我们需要通过文学、绘画、电影等其他形式,看到自己所在的城市。

  • 在南方名城寻找北方味道

    作者:韩浩月 期刊:《泉州文学》 2016年第08期

    泉州风雅颂书店老板连真发来一个问题,"用‘美好’一词来形容泉州并不为过吧?"岂止是美好,简直是好美。那天在安溪的清水岩,车过半山,雾气弥漫,驶到山顶,阳光初现,凝视山中,雾白如乳,翻滚不息,真是开了眼界,对云山雾罩这个成语,有了物理意义上的理解。泉州人对美景比较低调。这可不是因为"熟悉的地方没有景色",而是泉州的人文,要比景色更值得叙说。走在泉州,宛若走在历史深处,出生于这儿以及在这儿生活、盘桓过的历史名人,排起队来可绕泉州一圈,这次因为时间关系,

  • 我能理解黄永玉对安溪的念念不忘

    作者:潘采夫 期刊:《泉州文学》 2016年第08期

    在村里老人记忆中,我出生的村子起源于隋朝,曾有过三十六座庙,其中最大的是娘娘庙,我五六岁时还看到过四大天王的塑像,成了村里中学的大门。那是我见过豫北村庄的一座最老的物件。少年时去县城,县城被称为老城,有一座石碑是明朝传下来的。一座四牌楼可能来自清朝,另外排得上号的,就是一座洋人建的天主教堂。去年为写书,查阅老城的县志,一张图绘着明清时期的老城,城墙、衙门、官道、十字街、城隍庙、文庙、官学,都早已杳无踪迹。

  • 从安溪到泉州,相遇就该灿若花火

    作者:武云溥 期刊:《泉州文学》 2016年第08期

    走过很多城市,有些走马观花,像看了一场乏味的午夜场电影,留不下半点异常的印象。有些城市则不一样,走过一次,就像品尝过一碗或苦涩或甘甜的茶汤,隔些时日还能想起唇齿间的留香。从安溪到泉州,是这样余香袅袅的旅程。不仅因为安溪是举世闻名的茶乡,出产最好的铁观音茶,在这里的几日感觉之前半辈子的茶都白喝了——还因为泉州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曾经万邦来朝的亚洲最大港口,几百年前就汇聚了光怪陆离、各色人等,今天仍然是闽商最杰出人才的大本营,无数东南亚华侨的精神家园。那是令人神往的时代,有那么多个性耀眼的人物,有名气或没名气的,都一样可敬可爱。

  • 嫁奔

    作者:邱贵平 期刊:《泉州文学》 2016年第08期

    婚姻是女人不可抗拒的命运,难以摆脱的宿命。婚姻是一种慢性病,爱和信任是最佳营养,宽容与责任是灵丹妙药。——题记一时间快得像超强台风,林修好嫁到金门已然数年。她无论如何想不通,当年竟然如此贪嘴,喝了陈克己秘制的迷魂汤,稀里糊涂嫁给了他。林修好的家,在泉州靠近厦门一个名叫宏圩的渔村里。宏圩是个依山傍海,风景秀丽的古村落。那天,邻居家来了两老一少三个亲戚。两老一男一女,六十来岁,头发花白饱经风霜,脸上皱纹密如渔网,笑容是一格一格的。一少是个青年,年龄跟林修好差不多,身材修长,肤色古铜,眼大嘴小,

  • 奔跑吧兄弟

    作者:傅友福 期刊:《泉州文学》 2016年第08期

    1这么跟你说吧,马坚强一直有笑的习惯,这是我所不能理解的。或清晰或模糊的往事,如车窗前施虐不羁的雨丝,飘飘洒洒,牵扯不尽。我的心,随着马达微微颤动,无声地哀怨叹息。人生是一场拉力赛,这话很适合马坚强目前的情况。跑道坎坷,却又不能停下向前奔跑的脚步。接到马坚强的电话,这才想起他已经两年多没有和我联系了。前年我刚从深圳回来,马坚强和我聚会了一次,就在我们石桥村的小饭馆里。那时候,他刚离婚,心境不好,脸上总是似笑非笑,如同欲雨还晴的天空。看似阴翳,却有少许阳光。那天,我们喝了点小酒,结果他醉了,醉后又是呵呵直笑。

  • 小小说三题

    作者:吴安钦 期刊:《泉州文学》 2016年第08期

    善钓"大鱼"的人美娟天生是个美人胚,鸭蛋型的脸庞,一双眼睛又黑又亮,身材不高不低,特别吸引人的是她有一脸甜甜的笑容。如果说有不足的话,就是她的脸色有些黑。但是,乡村的女子大抵如此。有人说,女子黑还真结实着呢。更多的人却这样说,脸黑有什么,重要的是,心不黑就好哩。美娟的心到底黑不黑,一时很难说清楚。大家都知道,美娟这女人爱赌博。赌博十输九不赢,这几乎是条规律。美娟当然也不例外,输的多赢的少。她和人家不一样的是,人家女子赌博,跟做贼一样,偷偷摸摸的,怕被老公知道后挨揍。她不怕,因为她老公和她一样爱赌。

  • “老家牌”

    作者:张有世 期刊:《泉州文学》 2016年第08期

    1奶奶说舅爷第一次离开老家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去当兵,之后,转业到一个工业区工作,从此,老家就成了老家。结婚前老家只有一根无形的缰绳拴着舅爷,缰绳的一头攥在老姥爷、老姥娘(爸爸的外公、外婆)手里,时间长了,舅爷就觉得那根绳在拽他。结婚后,变成了两根缰绳拴着他,

  • 晋江霞行的“瑞图公”

    作者:何锦龙 期刊:《泉州文学》 2016年第08期

    晋江,自古以来就是个出人物的地方。唐代闽南首位进士欧阳詹是晋江潘湖人氏。有资料显示,晋江有过十位状元十四位宰相二十三位尚书。状元最早者乃唐德宗时代"大器晚成"的徐晦,最晚的则是福建最后一位科举状元吴鲁;宰相最早为宋嘉佑六年"官拜吏部尚书"的曾公亮,最晚者为密助康熙皇帝抓捕鳌拜、平抚三藩的兵部左侍郎黄锡衮。这从一个侧面印证,晋江是个成就骄人积淀丰厚精英辈出的文化古城,注定要在中华文化轨迹上留下深深的印记。老家在晋江青阳霞行的晚明时期礼部尚书张瑞图就是晋江历史英才之一,他在中国书法史上竖起一面特立的标杆,可以认为,至今在闽南地区尚无人超越。

  • 周振甫先生二三事

    作者:李长建 期刊:《泉州文学》 2016年第08期

    在我国的出版人中,真正不间断地从事编辑出版工作时间最长的,要算周振甫先生了。他不只编龄近七十年,而且是实实在在、日日不停地工作了近七十年。在这个意义上说,周振甫先生为中国编辑出版史上的第一人,他当之无愧。2005年5月15日17时20分,周振甫先生离开人间走了,与他热爱的编辑工作和热爱他的无数读者长辞了,出版界殒落了一颗编辑的明星!周先生做中华书局编辑三十年,编辑出版了《管锥编》等多种学术著作,在学界享有盛誉。杨绛先生说:"我和锺书在这里住了三年,他写完《管锥编》。"(《谈〈堂·吉诃德〉的翻译》)大约在1975年,周振甫先生成为《管锥编》的第一个读者。

  • 围巾遗失在南下的风中

    作者:陈佩香 期刊:《泉州文学》 2016年第08期

    有时我想,一针一线缝起来的深情,就是缠在脖子上永不褪色的依恋。1小时候,一到冬天我便戴着那红格子围巾,从村头走到村尾引来村里其他小伙伴千束目光万般艳羡,我想,那时,一定是红红的脸蛋,傻傻的模样,一脸的单纯。这是我童年里最温暖的宠爱。这条鲜艳耀眼的红格子围巾,是我以全镇第一名的成绩考上慈山中学时姐姐给我买的。当时我生活的小山村,闭塞而又贫瘠。在那个连温饱都成问题的乡下,蓝、灰颜色是整个村民衣服的主宰,很少有鲜亮的颜色。

  • 白雪紫云藏山寺

    作者:姚鸣琪 期刊:《泉州文学》 2016年第08期

    泉州之北有戴云山脉,号称闽中屋脊,素来以其地理位置、自然生态和人文景观著名。听说地处其中的德化虎贲寺新发现了一处古迹,几位师友便相约前往探访。戴云山延伸至雷峰镇的瑞坂、李溪、潘祠三村之间,地形变得较为平缓,或为低谷或为山间盆地,不料忽起一峰,其状似虎凌空,因而人称"虎贲山"。虎贲寺就在虎贲山的一处山坳中,又叫虎贲岩。这虎贲寺因山而得名。志书上记载,"虎贲岩"建造于明万历戊子(1588)年,乃僧应阳、煌衷所筹建。几百年来岩寺虽然历经兵匪火灾,但是香火却也延绵不绝。据说在其鼎盛时期规模宏大,分为上院、下院,聚有百多僧众。

  • 走进清源山

    作者:安然 期刊:《泉州文学》 2016年第08期

    云是隐者的梦 泉是逸者的问 吹不尽徘徊的风 舍不离足下的尘

  • 一个背景一种风景(外一首)

    作者:姚育晓 期刊:《泉州文学》 2016年第08期

    一切都在宁静里从一种习惯里走出,空气中有青草的气息走近向往的风景,一步步前进一点点融化像冰游近火,变成水于是可以流出另一个世界,走入另一种轮回,

  • 牵着母亲的手去散步

    作者:刘坤华 期刊:《泉州文学》 2016年第08期

    母亲从山里来 带着遗失的过去 穿越到滚滚的车流 举步不定

  • 窗户(外一首)

    作者:蓝朝金; 邱德昌 期刊:《泉州文学》 2016年第08期

    那一年 母亲卧床不起 于是,我开了一扇窗

  • 爱上他乡(外二首)

    作者:蓝朝金; 邱德昌 期刊:《泉州文学》 2016年第08期

    每次路过一个他乡 我都会爱上他乡 爱上他乡的清新空气 爱上他乡的溪水潺潺 爱上他乡的瓦片锃亮

  • 美丽乡村行

    作者:王仁山 期刊:《泉州文学》 2016年第08期

    桃红初堕,吐黄月桂香飘过。橘园连岭岚烟锁。引水成湖,岸柳嫋无那。

  • 书生行走,纸上旅行——“六根”读书分享会对话录

    作者:张明 期刊:《泉州文学》 2016年第08期

    3月20日晚,由泉州市文联、泉州晚报社主办,泉州市作家协会、泉州文学院和风雅颂书局协办的"书生行走,纸上旅行——‘六根’读书分享会",在青少年宫风雅颂书局举行。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文联主席许旭明,《泉州晚报》副总编郭培明,《泉州商报》总编王一航,泉州文学院院长张明,以及文学界及媒体代表、读者共计六十多人,和"六根"作家们聚集一堂,亲密接触,聆听"六根"描绘泉州印象,分享读书的喜悦与收获。

相关期刊
在线投稿 发表咨询 加急见刊 杂志订阅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