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之家网站,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股权代码 102064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
省级期刊
分享到:

泉州文学杂志 2014年第10期

Quanzhou Literature

主管单位:泉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泉州市文联《泉州文学》编辑部
国际刊号:1005-5835
国内刊号:35-1058/I
审稿时间:1个月内
全年订价:¥ 157.60
创刊:1979
类别:哲学与人文科学
周期:月刊
发行:福建
语言:中文
起订时间:
曾用名:泉州文学
出版社:协会类
邮编:362000
主编:许旭明
邮发:34-73
库存:200
主要栏目:
  • 泉州散文家
  • 散文随笔
  • 文化视角
  • 纪实文学
  • 看泉州
  • 小说
  • 诗歌
  • 散文诗
  • 卷首语

    作者:编者 期刊:《泉州文学》 2014年第10期

    大概上世纪末叶,许谋清、洪辉煌组合成搭档,对泉州(也涉及泉州以外)的文化、历史等等,借助"对话"形式,进行探讨和阐释,文字洗炼精美、直抒己见、亲切近人。一次次"对话"充满思辨,给人以启发,引发读者不小的反响,亮丽成泉州文坛一道别致的风景。

  • 关于微电影的对话

    作者:许谋清; 洪辉煌 期刊:《泉州文学》 2014年第10期

    许谋清:微电影之重 没有读过契诃夫、欧·亨利、博尔赫斯,不要小看短小说;没有看过《调音师》《宵禁》《让我留下》,不要轻视微电影。

  • 四座庙宇与泉州文化

    作者:焦杰 期刊:《泉州文学》 2014年第10期

    为了方便和省事,外出旅游一般都选择跟团,方便是方便了,但是一群人拥在一起,没有自己的空间,走到感兴趣的地方也不能驻足长留,仔细品味,因此往往是走马观花,看的景点虽多,却难有深刻的印象,尤其是难有理性的收获。常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 城心塔

    作者:陈柳桐 期刊:《泉州文学》 2014年第10期

    何处安放我的心? 如果有一种乡愁叫泉州,那么,我的心在这里。这座城的心又在哪里?

  • 故乡的天桥

    作者:王连赞 期刊:《泉州文学》 2014年第10期

    故乡有一座"天桥"。 "天桥"其实不是桥,是长长的引水槽。水槽前端在山坡底下的小溪边,用白色花岗岩石条堆叠成烽火台状的水塔,有六七米高。一根黑乎乎的圆形大铁管自塔顶伸出,向下插进动力机房后,又探入塔前深不见底的大圆形蓄水井里,让人看得好奇又有点心惊。

  • 一瓶老陈醋

    作者:何葆国 期刊:《泉州文学》 2014年第10期

    1 还是和往常一样,三个老男人背对背坐着。这只石桌原来有四条石凳的,不知何时一条石凳不翼而飞,在地面上留下一块比较深的凹槽,也不知被谁有意地踩成一只脚掌的模样,越踩越深,也就越像一只阔大的脚印,大家调侃它叫作"仙脚迹"。

  • 我差点在人群中失声叫出了“父亲”(组诗)

    作者:向迅 期刊:《泉州文学》 2014年第10期

    幻觉 有很多次,我在路上情不自禁地回头 望刚刚那个迎面而来的人的背影 他头戴灰色呢帽,穿着夹袄

  • 我那欲说还休的乡愁

    作者:郑剑文 期刊:《泉州文学》 2014年第10期

    不敢提孝道,一提便有欲说还休之感慨。本来以为,人尽孝道那是早晚的事,可当你有条件想尽孝时,或许亲人就不在了。于是,我们就感叹不已:时间都去哪里了。孝道与乡愁似乎是孪生兄弟,提起孝道,必说乡愁,尤其是对那些背井离乡的游子。

  • 《泉州文学》发表的小说作品被选载

    期刊:《泉州文学》 2014年第10期

    发表于《泉州文学》2014年第3期的小说《仙女下凡》(作者:高寒)被《中篇小说选刊》2014年第5期选载;发表于《泉州文学》2014年第8期的小说《逗阵》(作者:林筱聆)被《小说选刊》2014年第9期选载,这是发表于《泉州文学》的小说首次被《小说选刊》选载。

  • 对弈

    作者:陈志源 期刊:《泉州文学》 2014年第10期

    金老板的公司,运作得风生水起,相当兴旺,资产过亿。妻子漂亮且贤惠,醉得他心无旁骛;而妻子省重点高级中学校长的身份,又在金老板的名片上渲染上了几许文化蕴涵;读高中的独生儿子,成绩洋洋可观,更让他看到了灿烂的未来。所有这一切,金老板深感上天赐予他的生活,够丰厚的了。

  • 借猫

    作者:黄守东 期刊:《泉州文学》 2014年第10期

    杨老婆住的是老房,水泥地都酥了,被耗子打出了几个洞。因为现在猫在村子里已成了珍稀动物,所以耗子们一个个耀武扬威的,大白天就敢出来祸害人,吃的穿的用的,没有它不糟踏的。杨老婆又是下夹子又是放药,可耗子比人都精,见了药光闻了药味不吃,见了夹子更是绕开走。

  • 与我长住

    作者:山上雨 期刊:《泉州文学》 2014年第10期

    傍晚,炎炎如火的太阳变得温柔了,我在欢快的蝉鸣声中下班归来。走到小区的门口,忽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喊我的小名,循声一看,一个老太婆坐在小区门前的一棵榕树下,看见我,急忙站起来,一边喊我一边向我快步奔来。

  • 老栓的秋天

    作者:傅友福 期刊:《泉州文学》 2014年第10期

    1 要说石桥村近来有什么新鲜事,那就是老栓的好事——再婚。老栓好几天来都睡不着觉,今夜才凌晨3点,他就起床了。看着大厅前挂着前妻秀珍的遗像,他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 渐行渐远的乡村老人

    作者:余显斌 期刊:《泉州文学》 2014年第10期

    1 乡村里,老人已渐渐减少。这些老人,笼着袖子,白发如雪,沿着门前的小路越走越远,一直走入晨雾中,渐渐被雾遮住了笑容,遮住了身影。他们的说话声,还有咳嗽声,在雾中越去越远,已经渐渐听不见了。

  • 爱水的阿姆

    作者:李百灵 期刊:《泉州文学》 2014年第10期

    在闽南农村,对于母亲有很多的称谓,有叫"阿姨"的,有叫"婶"的,有像城里人那样叫"妈妈"的,也有的干脆直呼其名,我们老家这一带大都管母亲叫"阿姆"。一声"阿姆",听起来虽然略显土气,却让我有一种血溶化于水中一般温暖的感觉。

相关期刊
在线投稿 发表咨询 加急见刊 杂志订阅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