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之家网站,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股权代码 102064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
省级期刊
分享到:

泉州文学杂志 2006年第06期

Quanzhou Literature

主管单位:泉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泉州市文联《泉州文学》编辑部
国际刊号:1005-5835
国内刊号:35-1058/I
审稿时间:1个月内
全年订价:¥ 157.60
创刊:1979
类别:哲学与人文科学
周期:月刊
发行:福建
语言:中文
起订时间:
曾用名:泉州文学
出版社:协会类
邮编:362000
主编:许旭明
邮发:34-73
库存:200
主要栏目:
  • 泉州散文家
  • 散文随笔
  • 文化视角
  • 纪实文学
  • 看泉州
  • 小说
  • 诗歌
  • 散文诗。
  • 无题……

    作者:子今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6期

    太阳总要出来,夕阳总要归去。自然,如行云流水。六月的天空蔚蓝似海,承载童心如约而至,招展的天真像帆如梦,演绎的主题,尽是至真至美的情愫。也许生命的愉悦与满足,皆因了寄托心灵留有的一片净地。那是你劳顿旅途中稍息的角落,一梦,就越过了满天星辉,睁开双眼,全是和煦的阳光和鲜亮的绿树。人性生此得到了灿烂的洗礼与升华。

  • 纯真

    作者:孙碧良; 张超瑜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6期

  • 一个刑警队长的恋爱经历

    作者:陈国华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6期

    刑警队长小骆,忙里偷闲谈情说爱,虽有点那个,倒也称得上艳遇不鲜。有一次,他从凶狠的劫匪手中救出一个男青年,那人感恩不尽之余,觉得小骆为人正派,又是未婚,机会难得,就借登门拜谢之机带妹妹上门与他认识。那小妹颇有姿色,见了,对小骆大有好感;事后她又主动约见,两人因此交往了起来。但是,交往本身只是一种沟通,一个磨合过程,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算术题那么简单,而是复杂的情感方程式,也就是说,这仅是年轻人谈恋爱的必经之路,有没有戏还得看后头的加工制作,一时难于下结论。结果呢?由于接触过程中两人往往话不投机半句多,没能热络起来;再加上女方父母过分看重钱财,认为小骆家在山区农村,经济条件差,长期得靠小骆接

  • 各得其所

    作者:张权斌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6期

    这天下午,市科卫文体局谭局长到西堡镇调研防疫网络建设情况,到达镇办公楼时,无人出来迎接。没得到应有重视和热情接待,谭局长很恼火,骂道:"干你妈的,人都死到哪里去了?"突然从拐角里走出一人接过他的话:"干你妈的,我不是人吗?"谭局长大吃一惊,没想到这破烂小镇里竟然有人敢顶撞羞辱他,以前已被奉承巴结惯了,面对这种超常规出牌,竟有些不知所措。回过神来正待发作,见对方却一脸凶相,想必并非善类,不是三言两语吓唬得了,脚后跟倒有些软了。谭局长历来欺软怕硬,而且自己确实有些理亏,在不知道对方底细情况下,理智告诉他不能鲁莽行事,以免吃亏。他决定先退一步,摸清情况后再出击,以后不怕没机会收拾他。于是,他努力为自己找台阶,转移话题并降低声调说:"你是什么人?把你们书记、镇长叫来。"对方不无嘲讽地回应:"这还有点像人话。"谭局长感到很没面子,脸色红一阵白一阵。陪同他来的县局调研员老胡努力打圆场,悄悄解释说这是一个行将退休

  • 底线

    作者:马爱民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6期

    琴要把一张有毛病的电脑桌拉家俱城调换。她上街找到一位蹬三轮车的师傅,问把一张电脑桌拉到家俱城多少钱?蹬三轮车的师傅说十块。琴说又不是很远,最多三里地,五块就不少了。师傅说这是力气活,你也别亏俺苦力人,再添添。琴说六块,六六顺,是个吉利数。师傅说再多添两块,八块。琴说最多六块,你拉不拉?师傅说那你找别人吧。琴又找到两位蹬三轮车的师傅,他们像是商量好似的,都是先要十块,最后搞搞价落到八块。琴心里有个底线,最多六块,超过六块不干。琴顺着小街继续往前走,来到阳光小区旁边,看见一辆机动三轮车,上面坐着一位正在抽烟的师傅,因车厢里放有绳子,琴料定他是拉

  • 腾飞的泉州——泉州市建设海峡西岸经济区现代化工贸港口城市巡礼

    作者:孙碧良; 潇琴; 国水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6期

    开篇当历史再次将起跑线划在泉州人脚下的时候,历史也同时警策我们:必须振奋你们的精神,在我鸣枪之前!泉州,是著名的海上丝绸之路起点,又是著名的侨乡。与台湾一衣带水隔海相望。有着丰厚的文化积淀、优秀的民族传统、鲜明的地域特色。是一块不可多得的风水宝地。大坪山上,民族英雄郑成功,威武庄严,身披战袍,跃马奔驰,履行收复台湾的历史使命。仰望英雄的勃勃风姿,似乎看到一支浩浩荡荡的建设大军正奋不顾身地追随他的足迹挺进挺进。一种跨江蹈海、勇于冒险、敢于胜利的精神力量激励着一代泉州人勇往直前,拼搏奋进,涌现出多少风流人物?使命是神圣的,英雄是可歌可泣的,那冲天豪气足以镇海填江。晋江从这片神奇的土地上蜿蜒而过,见证了多少辛酸的往

  • 夏季的歌者

    作者:耿林莽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6期

    蝉又飞上了树,季节的敏感的先知,比汗水醒来得还早。潜伏期太久,洞穴里的寒冷,阴湿,养育了囚徒。爬出洞口,寻得一处高枝。久经黑暗的眼睛,被阳光迷住。叶子的阴影是掩体,歌者隐入,唱出了她的颂歌,热烈,喧腾,永远的高八度。风把阔叶的叶片掀翻,歌者被暴露。炎夏一线,摄氏40度,炙烤与煎熬,夏的主旋律。蝉翼忽闪,张开,她转移了阵地,新的隐蔽所,清静而舒适。"知了,知了!"她唱道。歌声只一句,气度恢宏,情绪饱满。唱了一夏天,没流一滴汗。

  • 长江小三峡

    作者:马梦原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6期

    在清晨的一片灰蒙中,游轮告别了白帝城,穿过雄伟壮丽的瞿塘峡,停泊在巫山码头。我们乘车缓缓地驶过断壁残垣的巫山旧县城,到了大宁河口再改乘小艇,小三峡就在这里。小三峡是大宁河下游三段相连的峡谷,即龙门峡、巴雾峡、滴翠峡的总称。龙门峡处于大宁河口。大宁河由此汇入长江,巫峡在此接替瞿塘峡。这是一个绝妙的所在,结束与开始,告别与欢送,都在这里,只是没有仪式。造物主很随意地在巫峡的头上开了一道边门,而这道门是如此的高峻、伟岸、神奇!门口两山对峙,峭壁如削,雄壮巍峨;门内峰峦叠现,云雾缭绕,神秘莫测!民间传说龙门峡是巨龙出山关,入长江,潜大海的水路。这样的水路该是浪涛奔涌才对,然而它却平静得很,平静得能映现崖壁的倒影。由于不见水的流动,这里有一现象让人颇感新奇。长江由于上游水土流失极端严重,江水已由清水变成了黄水,而大宁河水依然清澈。两股水流汇合处,一清一黄,泾渭分明,绝不含糊,仿佛有什么

  • 土壤

    作者:陈文章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6期

    一条不很热闹的小街,街尾有一道稍显冷清的小巷,小巷和小街垂直,垂足冒出了一个小小的摊点。小摊经营服装和鞋类,全属低档的,瞄准的是那些出入于此且腰包不鼓的打工者。商品大多数落于地,也挂几样稍有色彩的上墙,以提醒小街另一头的注意。练摊的是一位年近不惑的男子,看样子却刚过而立之年,他为人处事小心谨慎,说起话来也细声细气,姓苏又属鼠,人称其大苏,但大多人故意叫成了"大鼠",并非其形表丑陋,或内心贪婪,而是因为他胆子特小,有点胆小如鼠的味道。小街原本冷冷清清,并无多少人流,加之大鼠不善招揽,生意清淡自然可想而知。尽管生意难做,可大鼠万不敢怠惰,一天到晚把弦绷得紧紧的,他从不在摊上看书,也从不在摊旁打磕睡,时而还让眼睛上下左右转了一圈又一圈,许是害怕东西丢失了,害怕天气骤然起变化,也可能害怕戴着大盖帽的队伍从这里经过,因为他的摊子没有正规的经营场所,申领不了营业执照,当然属于非法经营。虽然大盖帽很少光临此地,就是来了也大多斥责两声了事,他的摊子并非显山露水,也伤不了城市大雅,但大鼠还是时时把心提着,怕万一被逮了个正着,那就决不会有好果子吃了。某日忽然天公不作美,一时乌云翻滚,电闪雷鸣,眼看着大雨就要瓢泼而下。倘若摊子泡进了水里,好几个月的辛

  • 花朵 果实 森林

    作者:许素彬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6期

    是花,是果,是林,一样被自然所润泽、钟情,浸染虹霓流岚,泥香轻风,展露无尽的风姿。兰的馥郁,水仙的雅致;梨的清淡,葡萄的水灵;松的高洁,梧桐的婆娑。或挺立,或缠绕,或葡匐,月下绽放,风中盛开……唯有植物,一世枯荣,只关自然阴晴,雨雪风霜,一生恣意生长,向空间伸展着空间,与色彩一起增加着色彩,在它们面前,调色板上调和的只是蹩脚的赝品。做一株干净的植物,是我一生一世的梦想,哪怕微小的苇草,它赢弱而坚守,"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循着诗经的足迹,独舞深秋。或长成一株草本棉花,"五月棉花秀,八月棉花开,花开天下暖,花落天下寒"。阳光下憨憨地爆裂,朴素地滋养农谚。遗憾的是,我甚至成不了一粒草芥,我早已不幸成凡体肉胎,走着一条女婴、女孩、女人的生命轨道,岁月正无情地剥蚀我残余的青春,凡尘的女子,

  • 流动的风景

    作者:邓成洪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6期

    晚霞这是乌蒙山区许多相似的坝子中的一个。纵贯坝子的小河边,长着两排高大的白杨树,枝叶浓密,与其它杂树和草丛参差交错,远远看去,便成了一片翁郁的树林。静谧的雾霭悄悄地升起来了,从河面,从树底下,从东西两列山的一道道沟壑里。浓雾?细雨?一缕一缕的,逐渐弥漫。白杨树上有鸟巢,天色晚了,便有归林鸟在树上拍打翅膀,不紧不慢地叫上几声,很快,飞鸟的影子便被浓郁的暮霭淹没了。

  • 作者:张佐香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6期

    伸出手,我独自端详,发现这双每天都在劳作的手有了几分粗糙,失去了往日的细腻与娇嫩,这是一双曾经美丽的手,修长、柔软而又光洁,每日用它梳理长发,用它接过母亲洗好的衣物,用它捧读席慕蓉的诗集,一页页地掀翻。恍惚间,少女时光一去不复返,我已为人妻、为人母。我的一双柔

  • 独舞

    作者:曾芳冰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6期

    是谁说的,那些过去的事,离开的人,终有一天会卷土重来,即使真的重来了,还会是原来的吗?一直以来都最怕听到,看到"物是人非"这样的情景,所有的事物,所有的景色都还在,但就是有一样东西不在了——心情,再也回不去。喜欢在很久以后,回忆很久以前发生的事。但也只能回忆,然后怀念,仅此而已。回忆孩提时和伙伴玩耍的时光,怀念那种感觉。几年过去,我还是我,身边的朋友还是小时候的那伙伴,人都没变,还是这样一群人。只是童年已经是过去式,只是我们都各自长大。于是那些游戏的时光,只能回忆;感觉,只能怀念,却已找不回。在时间面前,我总是束手无策,一直都是无能为力。不敢想像,如果生活只剩回忆,追忆成了人生

  • 本刊获第七届省期刊优秀作品编辑奖二等奖暨优秀栏目奖二等奖

    作者: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6期

    在日前揭晓的第七届福建省期刊作品优秀栏目编辑奖评选项活动中,本刊主编孙碧良、副主编邱章平、执行副主编潇琴以编辑《闽南三章》一文获优秀作品编辑奖二等奖;以"名家手笔"一栏获优秀栏目奖二等奖。本届期刊评奖由福建省新闻出版局和福建省出版工作者协会共同举办。全省共有47家各类期刊社、109件作品参评。

  • 苦命的三姑

    作者:吴纪培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6期

    有句俗话:人生在明处,命在暗处。而我三姑却一辈子命苦。三姑名叫玉壶,很宝贝的意思,可在旧时代,她的命运比泥土瓦片都不如。小时候,听父亲说,祖母生下三姑时,还不到半岁,就被一场可怕的鼠疫夺去年青的生命,撒手人寰。嗷嗷待哺的三姑,啼饥号寒,弄得祖父手足无措,寄托给附近的一家开裁缝店的惠安籍女工哺育。在那兵荒马乱,瘟疫横行,城乡处处民不聊生,朝不保夕。不久,女裁缝收摊回惠安老家。那时,要找一个小孩寄养处是很难的,祖父不得已把刚满一岁半的三姑,送给了这一个惠安人。

  • 海滩拾趣

    作者:张秉雄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6期

    活抓(虫寻)厝(虫寻)尝过(虫寻)仔的人,应该没有不说味道好极了吧?而(虫寻)厝(虫寻)的膏最丰满香鲜,肉质最饱实细嫩,是(虫寻)中之上品咧。本来我也不懂得什么叫(虫寻)厝(虫寻),是一位海边的同学经常邀我去玩,才知道了(虫寻)厝(虫寻)是怎样捉捕的。原来,(虫寻)仔有一个坚硬的外壳,犹如勇士身穿的盔甲,又有一对强而有力的大鳌和八只利脚,用于自卫反击和抓捕食物。然而,它的"盔甲"虽坚硬,大鳌虽厉害,但并非十全十美、天下无敌了,至少有两大缺陷:其一,对一种喜欢吃它的鱼无可奈何。这种鱼叫"(虫寻)虎",个头并不大,最爱吃(虫寻)仔。(虫寻)仔有一种特异

  • 生命随想(外一首)

    作者:洪志卿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6期

    老屋屋檐下筑巢的燕子是谁用一季的情怀把南方的春天偷偷地唤醒,用歌唱的方式轻轻地诉说着最初的谚语。于是,藏于岁月深处的感动在这个季节便成就一种完美!没有理由不想到老屋屋檐下筑巢的燕子,在一个被春雨沐浴的午后,一种原始的牵挂使我静静地留心观看着燕子的筑巢过程,无疑,生命最初的感动此刻便不断地释放着,不是吗?当那些轻盈的燕子抖落一季的苍凉,从万里雪飘的北方带着对于春天的渴望融人这万般柔情的南方时,生命原始的那份激情便定格成一种伟大!而此刻,那些燕子用衔来的小石子、树枝和着那散发着芳香的泥土一层层、有节奏、有

  • 邂逅

    作者:旭文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6期

  • 沈园(外一首)

    作者:沈学印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6期

  • 情诗一束

    作者:陈崇勇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6期

  • 不留神(外二首)——致C.D夫人

    作者:刘雅丽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6期

  • 家乡的七月

    作者:夏胜佳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6期

  • 宋朝(外一首)

    作者:陈忠龙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6期

  • 香港回归日纪事

    作者:张焰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6期

    公元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瞧,这是香港回归祖国怀抱的第一天。香港回归祖国这一天,对香港六百多万人来说,是破天荒的大事,特大、特大的喜讯,因为从这一天开始,英国殖民统治在香港已经完全结束,人们真正当家作主了。成千上万的香港人不仅要在电视的荧幕上,而且还要在报纸上亲眼看到英国米字旗和港督旗在哀乐声中降落、降落,而末任港督彭定康和王储查尔斯连夜乘船离开香港的海域;亲眼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五星红旗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紫荆花区旗,在国歌声中徐徐地在香港上空升起,哗啦啦地迎风飘扬;亲眼看到国家主席江泽民和特区行政长官董建华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讲话和"港人治港"、"港人自治"、"保证五十年不变"等弥足珍贵的新闻;亲眼看到总设计师邓小平倡导的"一国两制"终于在香港实现,等等。因此,天刚朦朦亮,他们都争先恐后地来到遍布在香港、九龙、新界和离岛各地所有的报摊前排队,等候购买当天的报纸。当刚刚出版的散发着油墨香味的千百万份报

  • 风景如画——读颜年安散文集《行走的小伞》

    作者:潇琴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6期

    从泉州到上海,从漓江到赤壁,从延安到山西,从草原到世界屋脊,从香港到澳门,从菲律滨到东瀛,从新加坡到澳大利亚——串起了多少行吟山水的情怀,以及精神与大自然一同漫游的温馨回忆?颜年安手握一支彩笔,风雨无阻,打着一把"行走的小伞",东奔西突,无论天涯海角,还是大洋彼岸,执着地去寻找、去描绘打动人心的一幅幅迷人的风景。其实他心中最牵挂的还是那把美丽的小伞,伴着他一路风尘,不知疲倦。这把小伞在他的人生中无疑是美好温馨的,像他的文学梦,也像他手中的笔,更像他默默打开的书籍,只要伴随自己,梦就是多姿多彩的。人们不难理解,在多雨的闽南,他为何如此留恋于"伞"下的一团温馨。颜年安就是这样,以心智为墨,调和山水灵气,描写出山川大邑的宏伟壮观钟灵毓秀与天机妙趣,也描绘出都市风光的旖旎与异国情调的浪漫——他笔下的山水,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山水,正像他在《梦幻漓江》中所感悟的漓江一样:"是诗、是画、是情、是梦。"在他眼中"漓江

  • 泉州知名书画家作品先登 蔡宗伟书法

    作者:蔡宗伟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6期

相关期刊
在线投稿 发表咨询 加急见刊 杂志订阅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