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之家网站,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股权代码 102064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
省级期刊
分享到:

泉州文学杂志 2006年第01期

Quanzhou Literature

主管单位:泉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泉州市文联《泉州文学》编辑部
国际刊号:1005-5835
国内刊号:35-1058/I
审稿时间:1个月内
全年订价:¥ 157.60
创刊:1979
类别:哲学与人文科学
周期:月刊
发行:福建
语言:中文
起订时间:
曾用名:泉州文学
出版社:协会类
邮编:362000
主编:许旭明
邮发:34-73
库存:200
主要栏目:
  • 泉州散文家
  • 散文随笔
  • 文化视角
  • 纪实文学
  • 看泉州
  • 小说
  • 诗歌
  • 散文诗。
  • 春的信息

    作者:兰心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1期

    窗外的鸟鸣越发的清脆了,谁在倾听盎然的春意?眸子里收不尽的五彩缤纷,不仅仅是因为天地宽广。天高了;云淡了;花香了;水暖了;泥土长苗了;石缝发芽了;春天真的来了!在这充满生机的日子,《泉州文学》又给你带来了如春的信息:从本期开始改为月刊,将以更新的面貌呈现在读者的面前,这将是《泉州文学》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现在,该是背起行装继续前行的时候了。哪怕你走

  • 前世今生

    作者:田雨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1期

    我出生在著名的"海上丝绸之路"起点——泉州,小时候,受父亲的熏陶对诗词歌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3岁那一年,宠爱我的父亲彻夜未归。从此,我便踏上了苦难的历程,开始了人生的历练。终于,顽强的我以优异成绩完成了大学中文系的课程,顺利毕业了。毕业后进入一家外资企业就职,由于表现良好,一年之后被提拔为人事部经理,同时也享受手机和套房等相应待遇。有一天,我闲着无事的时候,开启了手机短信功能,在其中录入了这样一句话:"佛说:前世的一万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你信吗?"然后我按下一个朋友的手机发送了过去,一会儿短信得到了回复,回复的短信这样写道:我说:"我们前世只有五百次的回眸,因为我们连擦肩而过的机会都

  • 宿敌(外一篇)

    作者:朱毅帆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1期

    街上跑过二十多个士兵,向不远处的城堡冲去。而箭雨从城上倾泻下来。城下有无数个士兵倒下,但又有更多的士兵涌来。他们用投石车和攻城锤猛烈地攻打着城堡。后来,城门倒下了,潮水般的人群涌进城内。攻城的是圣刀会的人。这个组织经过多年的发展,势力已很强大,现在有三万多人。它不断地四处攻打其他的帮派。我是一介平民,但也常看见几百几百人的行动,这样的战斗场面是非常宏大非常惨烈的。当然,像我这样的人,是不会去主动挑起战斗的,除非我疯了。圣刀会发起的战争规模越来越大,最大的一次是十多年前,圣刀会一万人与叶裂会的七千人的决战,结果,叶裂会的七千人全军覆没,从此它从世上消失了。

  • 绝技

    作者:矗立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1期

    十字街头那空地上,以贾先生为中心,人围了一大圈儿。围观者翘足伸颈,贾先生喋喋不休。显然,说话亦非轻松事,贾先生虽已大汗淋漓,但却依然津津有味,唾液横飞出三尺之外,且有残沫滞留于嘴角。为助兴故,不时有锣声当当。看来,这热闹的上座率并不比电影《水浒传》、《三国演义》差。贾先生那放在地上的小录音机,时时传出港台歌星那如狗吠狼嚎的新潮。须臾间,围观者数目骤增。这时贾先生反倒沉静了,只见他慢悠悠从黑皮包里抽出了盖有大红印章的证明,绕场地一周,动作是那样的娴熟、敏捷,神情是那样自然、庄重,具有几分专业化。这一切说明,对他职业的合法性,围者是不容怀疑的。忽然,他嘎然止步,一下关掉了录音机,"唰"地一下,双肩一轮,猛地做

  • 浮云抱山川 游子御故乡

    作者:何少川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1期

    从旭日东升到夕阳西照,都弥漫着灼热的熏风,头顶是万里碧空和白云浮动,四处是湛蓝海水和椰林婆娑,风光旖旎绚丽,这就是太平洋上千岛之国给我留下的清新美好的印象。而更让我惊喜的是,在异域他乡茫茫人海中,意想不到地巧遇一位似曾熟悉又显得陌生的乡亲,真是应了中国古时的那句名言:"有缘千里来相会"。在旅外同乡会会所里,我正参加同乡会为欢迎我们访问团举办的大型集会。熟悉的、刚认识的、不曾相识的聚集一堂,彼此问候寒喧,熙熙攘攘好一个热闹的场面。有位年龄与我相仿的华侨走来,犹豫地叫起我小时的乳名,问:"真是你吗?"我没想到在这儿会有人叫我小名,愣怔片刻反问:"你……?"果然是小时同窗6年再熟悉不过的伙伴,他从同乡会那里听说家乡来了访问团,名单上有我的名字,特此赶来探访,毕竟是一晃近半个世纪的分别,容

  • 最后一件工作——怀念巴金先生

    作者:周明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1期

    巴金先生走了。他走得平静、走得无憾,虽然是101岁高寿,但他的离去,依旧使文学界、使热爱他的读者和我们现代文学馆的同事们感到悲伤,感到无限悲恸。文坛巨星陨落,一座大山倒了。然而,他的《家》、《春》、《秋》;他的《雾》、《雨》、《电》;他的《憩园》、《寒夜》;他的《团圆》(电影《英雄儿女》);他的《随想录》……他一千三百多万字的杰出著作,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财富,将永留人间,永驻读者心中。斯人虽去,著作永存。在他的始终闪烁着绚烂晚霞的最后岁月里,他又为我们留下了两座丰碑——影响深远的五卷煌煌大著《随想录》和文学宝库中国现代文学馆。这是巴老为我们留下的两笔巨大财富。巴金是中国现代文学馆的倡议者、创始人和奠基人。为什么巴老倡议建立一座中国现代文学馆呢?他说"其实在1979年中期关于文学馆的想法才钻进

  • 梅林之忆

    作者:章武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1期

    在没有梅花的地方安家落户1970年,毛泽东主席一声令下,全国无数机关干部纷纷下放农村,进行"重新学习"。当年,下放到南靖县的省直机关干部数以千计,每个村子都有好几位——不,更确切地说,是好几家,因为每位下放干部都是扶老携幼、拖儿带女来这里安家落户的。当年,我只有28岁,是福建第二师范学院中文系的一位年轻助教,但也同样逃脱不了举家下放的命运。说是"举家",其实只有我和我妻子汪兰两口子。另外还有一位,不知是男是女,还没出生呢!到县里报到时,我指了指妻子隆起的肚子,请求能照顾到一个有公路、能通汽车的地方,以便于不久后分娩。大概是我们的要求不高吧?负责接待的县革委会工作人员当即满口答应,大笔一挥,就把我俩安排去了梅林公社——我在璞山大队任工作组副组长,汪兰则到隔壁坎下大队的"南靖县长教小学"初中班任教。

  • 泉州湾上一朵溜溜的云——纪念已故音乐艺术家吴文季先生诞辰87周年

    作者:张玉春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1期

    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哟!……这歌曲带着人类最质朴自然的情愫,伴随着宇宙飞船,从美国佛罗里达半岛卡纳维拉升空,以六万公里时速,不停地向天宇深处穿行扩散。它问候过木星,驰过带环的土星,招呼过天王星、海王星……几十年过去了,这歌曲也许早已飞过太阳系边界,正在向银河系深处前行。也许有一天,这一代表中华民族乃至整个人类心声的《康定情歌》,这一被联合国推荐为世界十首最具影响力之一的民歌,将为我们唤来宇宙空间的外星人的亲切回应,为人类打开一扇宇宙生命科学的天窗。这"宇宙歌曲"的声波正在洒遍天宇,这声波也弥漫到它的采编者吴文季的家乡——泉州湾这片多彩的土地上。

  • 抹不去的记忆(三篇)

    作者:陈谋安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1期

    一次难忘的承诺去年仲夏,我和一群爱好摄影的朋友们向心仪已久的国家森林公园的湖南张家界飞去。张家界位于湖南的湘西北,那时淳厚的风貌承载太多太重的历史,而闻名遐迩的土家族风情更是让我们流连忘返。久居城市的我们,徜徉在风景如画的大山的怀抱里,顿觉十分轻松和惬意,纷纷欢快地摁下手中的相机。为了更好地捕捉土家族的风情,我们一行拍了许多古建筑和独特的山水。但是,要充分纪录和展示民情风俗,人物的特写就显得十分重要。一天下午,我们在一条小溪边遇上了一位很清秀的土家族姑娘,她身上的土家服饰非常秀丽,一双清澈的眼睛里充盈着拘谨和羞涩,也让生活在城市喧嚣而忙碌的我们产生了少有愉悦。大伙都提出

  • 醒及其他

    作者:耿林莽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1期

    醒鸟巢空了。住不惯黑洞的鸟儿,一只只飞出树林,去寻觅日出之暖。鼓声,那殷殷的雷,滚动着喷薄欲出的火的轮子,在哪里?苦楝树上新生的叶子,呼唤风她握住了一粒初阳的光羽。醒:泥土、青草、河流,石缝间浅蓝色小花瓣,谁最先睁开了眼睛?风吹麦田,欠伸为一弯优雅的曲线,黎明手

  • 美丽的舞者(外一篇)

    作者:林万春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1期

    如果说萤火虫是性格内向的诗人,那么蝴蝶便是激情的舞者。因为蝴蝶总是在风和日丽时莅临菜园,长袖善舞,风度翩翩,所以我并不陌生。最寻常的是一身洁白的粉蝶,素面朝天,舞姿温和而又轻巧,像一缕柳絮随风轻扬。最妖艳的是凤蝶,后翅的尾坠拉长,加上体态纤柔、五颜六色,飞行时,宛如仙女在空中轻舞。奇异的是木叶蝶,当它落在菜园的树枝上,双翅合并,竖立背上,翅表美色隐没,即成一张椭圆形辅以散点斑纹,真像秋后一片枯叶,我想起假面舞会。还有一种麝蝶,不仅妍丽,还能散发浓浓的芳香,那是突如其来的白马王子。我还有幸邂逅鬼蝶,一袭黑衣,盖因衣色而名,飘飘忽忽,却仿佛托翁笔下的安娜·卡列尼娜,在舞会上鹤立鸡群,显得愈发端庄迷人。

  • 我的同桌

    作者:苗莉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1期

    这又是一个寒冷的冬天,这是个情感与思维都几乎处于僵滞的季节。然而今年冬天多雪,纷纷扬扬的雪花,旋转着舞姿,静静地落在地上,为我们这个日益嘈杂的世界披上银装,给我们的生活点燃了诸多亮色。氤氲了几天的茫茫雾气之后,那洁白的树挂,就像冬天里盛开的一树树繁花。这是许久许久没有见到过的景色了,一种久违的熟悉与亲切漫过心怀。三十多年前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对于自己的命运,自己的未来,尚是一片混沌,只知道早起晚睡地去上学。早晨醒来也不要大人们的催促,就急匆匆穿上厚厚的棉衣,去上早课,常常是天还没有亮,就走出家门,天和地之间一切都黑乎乎的,就慢慢

  • 乡下的月光

    作者:林小玲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1期

    久违了,这柔和、皎洁、醉心的乡下月光。因为节俭,山乡人早早地关了路灯,甚至于屋灯,只就着这朗朗月光,在自家门口谈谈家长里短。周围静悄悄地,偶尔三两声犬吠,搅得树叶筛选过的月光直晃荡。一切就象蒙上一层银纱,朦朦胧胧,若隐若现,那样的恬静,那样的含蓄。这样的夜晚,这样的月光,让我不禁忆起我生命中两个极其重要的女人。一个是我的祖母,一个是我的外婆,一个教我坚强自立,一个教我兼爱施予。祖母并不是父亲的生母。父亲的生母在父亲三岁时就难产死了。1949年,在祸不单行地一个月内相继承受了丧夫丧子丧女之痛后,祖母带着年仅8岁的小女儿,经人介绍,嫁给了祖父。并不是奢望幸福能从此开始,而是探听到了祖父家有三个儿子,也许这一点就足以弥合她心灵的伤痛。从她踏进祖父家的那天起,生活的重担毫无

  • 我们走在大道上

    作者:伍天辉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1期

    从滨海古镇的石井岭亭宫通往林深峰峻的白莲寺,有一条古驿道。这是石井通往省城唯一的滨海大道,道上的鹅卵石被往来的脚板磨光了,在阳光映照下折射出色彩斑斓的光泽,使有时显得冷清、寂寞的山道增添几分催人奋进,永不停息的驱动。我记得,宋代理学家朱熹就是从这条古驿道走呵走,渴了,掬几口山泉润喉;饿了,掰一口干粮充饥,走到石井扬子山半山岩,在岩前佛祖寺侧用山石垒起几间低矮的石厝收徒讲学。从此,扬山朱祠成了海都学府。山下的杨山村号称"世代簪缨、书香门第",曾有"祖孙科第、兄弟同榜"的美誉。这里,有的原本的农家子弟,因就学于朱祠,受人学好读诗书的影响,出了很多学而优则仕的人才。明代,该村黄华瑞、黄华秀兄弟同榜中了进士,时称

  • 吉祥的闽南(五章)

    作者:林轩鹤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1期

    母亲:用淳朴照亮家园轻轻地,当我们携着眷土的深情,背起了离家的行囊,走出了故乡,却走不出母亲的怀抱。闽南,一片古老而生动的土地。那独具魅力的民风民俗,引领我们寻觅亘古永恒的人性光辉。古朴的闽南民居,红墙绿瓦。青青的石板路上,安详的老妇拄杖踟踌前行;老屋旁,老妪慈目注视前方。老太太用红绳系着吉祥,棕香散发着浓郁的闽南风情。母爱用淳朴照亮家园。家园柔柔的灯光,温暖了我们。母亲的爱就如一盏不灭的灯,如一盏老家的台灯洒下的满是期望,如一盏路灯总令人感到家的温暖,如一盏指航灯指引着我们成长的方向。当老牛在晚霞下唱着悠扬的曲儿走进落日的余晖,母亲就会恋恋地望望田

  • 春花向外界生长(二首)

    作者:哈雷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1期

  • 人与自然(三首)

    作者:林黎坤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1期

  • 踏浪(外一首)

    作者:叶荣宗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1期

  • 登威远楼遥寄台湾兄弟(外一首)

    作者:简人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1期

  • 刺桐吟——泉州地改市二十周年感赋

    作者:庄晏成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1期

  • 月之愁

    作者:龚书绵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1期

  • 沉寂与喧哗——当代散文的批判兼论陈瑞统散文的创作主旨

    作者:焦兰周 期刊:《泉州文学》 2006年第01期

    面对当代散文的创作方向的迷失和迟迟不能突破,及由此而带来的平庸与沉寂,我们曾经非常失望。今天,散文创作虽然还没有取得某些质的突破,但一些有志之士新的尝试与努力,给予了我们惊喜与希望。笔者拜读陈瑞统先生的散文集《蓝色丝路漫记》、《故园沧桑》、《人生如行船》等之后,对当代散文创作及陈先生的尝试与努力颇有感触,现将试论之。关于先民及业绩历史记忆的追思与缅怀有关此类散文的普遍而显著的特点是,大规模、永远在场地驻足于先民辉煌的业绩或悲壮的传说,写作镜头聚焦或固定于先民及其文化(或精神)遗产。然后是回顾和再现。在对"旧事"的缅怀与追忆中,企图通过对先民的勤劳、智慧颂扬和赞美,从而完成一劳永逸的肯定,以便为后人树立学习的楷模和榜样。结局是勉励与鼓舞,展望未来与明天。此类写作最大的弊端是容易陷入"怀旧"的叙事模式与怪圈。作家的灵魂和精神无法真正地穿透历史的表面进入本质与核心,只是材料的堆砌与罗列。先民及其"旧事"仅仅作为叙事的目的,而不是作为一种文化精神载体,它甚至被简化为书写的手段与材料。对此过多的关注与迷恋,作家往往

相关期刊
在线投稿 发表咨询 加急见刊 杂志订阅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