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之家网站,学术咨询:400-888-7501 订阅咨询:400-888-7502 股权代码 102064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杂志 泉州文学
省级期刊
分享到:

泉州文学杂志 2005年第01期

Quanzhou Literature

主管单位:泉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泉州市文联《泉州文学》编辑部
国际刊号:1005-5835
国内刊号:35-1058/I
审稿时间:1个月内
全年订价:¥ 157.60
创刊:1979
类别:哲学与人文科学
周期:月刊
发行:福建
语言:中文
起订时间:
曾用名:泉州文学
出版社:协会类
邮编:362000
主编:许旭明
邮发:34-73
库存:200
主要栏目:
  • 泉州散文家
  • 散文随笔
  • 文化视角
  • 纪实文学
  • 看泉州
  • 小说
  • 诗歌
  • 散文诗。
  • 卷首语

    作者: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岁月的步履总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转眼新的一年到来了,首先,编辑部的全体同仁十分感谢广大热心读者和作者对《泉州文学》的支持与厚爱。因为大家的支持与厚爱给予我们办刊的信心与决心,才能让刊物有所发展。

  • 午夜长途……

    作者:杨寄安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午夜。电话铃响。番客婶妹娟拿起话筒,听声音,知道是阿旺从菲律宾打来的长途。"喂,老公,是你吗?""是我。如假包换!"果然是阿旺的嗓门。"三更半夜,睡不着?又想我啦。"妹娟咯咯地笑。她徐娘

  • 诗歌的价值与特色

    作者:何镇邦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诗在所有文字形式当中是最抽象的,最有想象力的,最有音乐感,最能给人以美学感受的文体。我国是一个诗的国度。诗在我国几千年的文学史上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我想在诗歌中找到点艺术的审美,第一个碰到的就是姚学礼的诗,我想是一种缘分。姚学礼是一个很刻苦很有特点的诗人,也可以说是一个苦吟

  • 清源山

    作者:蔡其矫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 阳光·绿色·生命力——西双版纳散记

    作者:张贤华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人们总喜欢将美丽神奇的西双版纳,与密不透风的热带原始森林、自然保护区的野生动物,以及藏身深山密林的少数民族,紧密联系在一起。事情也许是这样:只缘有了原始森林、野生动物和少数民族,西双版纳才变成如此的多姿多彩,如此的神奇美丽,如此的令人沉醉迷恋。不过,在西双版纳的日子里,却有另一种感受强烈震撼着我,无

  • 剑桥博士和黎明大学

    作者:梁燕丽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肖德勉博士(Dr.Damian Show)是2001年10月来到黎明大学任教的,相对于剑桥博士,黎明大学是一所名不见经传的专科学校,但肖德勉博士不在乎虚名,而是被黎明大学美丽的校园图景,以及泉州这个优雅的文化古城所吸引,毅然来到了黎明大学。这大概就是人们所说的缘份吧。第一次在校园里遇见他,我有些惊讶,他个子很高(1.98米),气度非凡,一头金黄色的头发,一双淡蓝色的眼睛清澈明亮。他说话温和,举止儒雅,很象东方的谦谦君子。而给人印象最深的还是他学识渊博。刚来第二天就给外语系的学生授课。我和学生一样,坐

  • 潮州元宵古来奇

    作者:黄国钦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在南国百粤的边陲,有一座1700年历史的古郡:潮州。一年一度的闹元宵,是别具一格的潮州文化的集大成。300年前,康熙皇帝的侍读学士、苏州人孟亮揆,就完全被潮州人闹元宵的民俗迷住了。他在《潮州上元竹枝词》中,这样描写潮州元宵的风俗:"从入新年便踏春,青郊十里扑香尘。怪他风俗由来异,裙屐翩翩似晋人。"潮州元宵古来奇。除旧的炮竹声刚刚响过,新年的大锣

  • 才自清明品自高

    作者:王范强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任何英才、奇才都绝非偶然天成,丝毫强求不得。在画坛上虽不是叱咤风云的巨匠,但他自信、自负、自尊、清贫自持、戛然独造、写我心声……却也不愧为独树一格的怪才。他就是著名画家书法家蔡展龙。在古城泉州,从花巷口横穿中山路,走入对面那狭长而幽静的承天巷(此巷因前头有一古刹承天寺而得名)。就在这条小巷里,朝南座落着一座五进大宅,距今已近二百余年,宅后有片旷地,有数株团团如盖的龙眼树。大宅内居住着蔡姓人家,一代一代生息繁衍。蔡家先辈原是本地商贾,生意做得红火,在打锡巷及水门巷口一带有几家店铺经营布庄、杂货之类。到了1927年蔡展龙出生的时候,家境

  • 家乡戏 家乡人

    作者:廖杏子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提起了梨园戏,便想起童年时代看戏的经历,至今仍然记忆犹新。儿时家居城北一古旧巷内,走出巷口几步,抬头可见一座容貌苍老古拙的谯楼,楼后辟有一方空旷的大草坪,周围站立一圈榕树。衬着如云如雾的浓荫,自成一方天然的戏场。夏日的夜晚,这个"戏场"隔三差五搭台开演。只要亢亢呛呛闹台锣鼓一响,喜上眉梢的我,总是急急忙忙地催促母亲,一同前往看戏。

  • 沉重的南京

    作者:张国琳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印象中的南京是一座充满忧伤历史的城市。不是吗?从建文帝起,这座城市留给人们的就大半是忧患、遗憾与太多的国仇家恨了。从郑成功兵败南京、天京失守、《南京条约》到日寇入侵的大屠杀,南京总是叫人憋气,只有从开国领袖毛主席那首诗篇中才出了一口大气。今年十月,我应邀出席在南京召开的第十四届全国历史文化名城联谊会,再次来到了爱恨交加的南京。说来有缘,我的老祖宗张祖就在建文帝的吏部任职。他是惠安第一个记载于《明史》的人物,初看似乎是沾了

  • 闽西行二题

    作者:赖玲玲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游金湖记闽西北泰宁县境内,有一处姓"金",名"湖"的风景胜地,叫金湖。它别于天下所有湖泊,以浩瀚幽深,千姿百态的丹霞地貌闻名于世。时日恰逢三八妇女节,我们一行姐妹结伴,专程北上前往这风景胜地拜

  • 春游冠豸山

    作者:刘雅丽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今春得悉,武夷山有一牵手"小妹",名曰:冠豸山。它地处闽西,与武夷山血脉相连,并列齐雄,是罕见的国家级风景名胜。时值阳春三月,我随单位里的十几位女同胞包专车一起前往大山寻幽。车近连城县的边界。打开车窗,远远望去,一顶逐渐放大、变得越来越清晰可见、状如古代官帽的黛绿色山峦,平地拔立于前方,上端有云雾环绕。导游说,这就是"冠豸山"。之

  • 屈斗宫思绪

    作者:林文荣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思考是大地上的灵魂。我站在德化屈斗宫古窑址前。我已经无数次地面对着它,触摸它,经过它,或者感受它。我试图以存在者的角度描述它,表达我个人的崇拜,表述思考的戏剧化。屈斗宫是这样一个所在,长长的古瓷窑的废墟,除了几块匣钵、支圈、古瓷的残片,和几道尚能看见的隔墙,没有更多的存在。就在我们把红色的大门推开的刹那,门栓在木臼里被旋转的声音,让空气顿然有一种庄严的神秘的气氛。其实遥远的过去和

  • 载将烟雨过西湖(外一篇)

    作者:吴晓川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一叶扁舟两三客,载将烟雨过西湖。"这是明代诗人聂大年的一句诗,读罢,一种空灵、寥廓和闲适的意境油然而生,令人无限神往。在泉州,我一直在找寻这样一处可供休闲的去处,那里不一定非得是闻名遐迩的名胜,只要适合于散步、聊天或者释放心情就行了。西湖就是这么一个理想的所在。泉州的西湖原本是一片水田,位于市区西北部清源山南麓,地势低洼,雨季一到,往往是只见汪洋一片,而不见稻田麦地,俗称"西北洋"。我对泉州这座新近落成的西湖公园情有独钟。我以为漾漾烟雨中的西湖更能体现出她的妩媚,更能体现出从"雨中泽国"变为"雨中公园"的妙处。一个夏日的午后与小孩一起来到西湖散步,赶巧开始下雨。游人四下逃窜,我们也忙躲进一艘停泊在岸边的画舫。烟雨笼罩下的西湖显得特别空旷和神秘,密密的雨丝撒落在宽广的水面,有如万千细纱在绣织着一幅巨大的江南锦绣。因为下雨的缘故,远处云雾不时飘绕在清源山的山腰,山峰在烟雨中若隐若现,像美女的面纱,又像幻化

  • 天风海涛大佰岛

    作者:郑剑文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老家门口遥对着大佰岛,距离虽不过3海里,但我却不曾登临过。母亲说过:海上风浪无常。我每次要去大佰岛母亲都极力阻挠,故没有一次可以成行,于是,大佰岛对我来说就成了心往之而不能至的憾事了。而在我的印象中,大佰岛恍如海市蜃楼般缥缈不定。潮起潮落间,奇石与沙滩时隐时现、时断时续;雾起雾散时,大佰岛与附近的小佰岛、大嶝岛,及稍远处的奎屿、金门岛在烟涛中若即若离。儿时,我常坐在家门口对着大佰岛发愣,有时想

  • 净峰寺一段旧事

    作者:杨华强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净峰寺在哪里?净峰寺在东南沿海山岬江湾上,在白云萦绕林深山高之中。三十多年前,在史无前例的"文革"中,狂热无知的一群红卫兵,冲向这座山岭的寺庙,捣毁肃穆的佛像,砸碎艺术彩雕,焚烧保存千百年来的佛经典籍,批斗驱逐僧侣,千年历史的寺庙,顷刻间坍塌,几乎化为滚滚升腾的烟灰。历史奇妙地"轮回",不久前,净峰寺又重新焕发光彩。旅居海外侨亲解囊捐资,修葺旧寺。于是这座似乎被人遗忘的古寺,又被呼唤到现实中来。那掩映在翠绿古松中的闽南古建筑特色的龙脊飞檐,再现当年风雨浸漫的神韵;那些悬挂高阁迎风作响叮?的风铃声,苍凉而悠远,引发人们对遥远怀古情思。寺院殿堂的暮鼓晨钟,叩击着心灵的颤弦,溶入

  • 村前那条溪

    作者:苏村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溪水流出城,拐了两道弯,两道弯之间有个小村。村后是青山,村前有清亮的溪水环着流,悠悠地。距末道弯约百米,横着一条水坝,坝下一排稻草棚,棚前有七八棵柳树,遮掩着四五部水车,隐约可见。水车一转,便有晶莹的水珠在阳光下飞溅,草棚里水碓也便一下一下地舂着瓷土,昼夜不歇。夜里,村里人就伴着蛙声和这舂土声入睡。

  • 魅力洋人街

    作者:贺彦豪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云南之行归来,感触颇深。常常想起大理古城的一条洋人街,使我沉浸于一种夺目的光彩和非凡的诱惑力。让我们回溯一下古城的历史吧。古城大理始建于唐大历十四年(公元779年),蒙舍诏王阁罗凤统一六绍后,南诏王异弁寻由太和城迂都至羊苴咩成。南诏灭亡后,疆域变更,羊苴咩城仍然作为大长和国、大兴天国、大义宁国和宋大理国国都。城内主要建筑是南诏王的宫室和高级官吏的住宅,城方围十五里。大理城在唐宗年间是云南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至元朝灭大理国后,仍为云南行省大理路总管和太和县治所。羊苴咩城后来毁于兵

  • 错过的一段风景

    作者:金铃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夜色浮上来。我坐在小敏的客厅里,那盏立式台灯发出微弱的光,映在古铜色的家具上有一种冷清的金属感,虽华丽却拒人以千里之感。女孩小敏是我的好友,太好的朋友以至离了三年我重新面对她时有了说不出的陌生。她请我抽烟,我说不抽。她说她,只是喜欢烟雾迷蒙的感觉,于是她点燃了烟。五根,搁在燃蚊香的金属盒

  • 周焜民书艺小识

    作者:秦岭雪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周焜民君书艺从传统中来,从规矩中来。圭角分明,一丝不苟,笔力刚健,气象庄严。其榜书博大雄厚,具松柏精神;行草飞动俊秀,见书生襟怀;隶书胎息邓石如,严整淳质,时饶古意。余友颜君,香港名小说家也,近岁嗜书,因孙立川博士得周君一纸,叹曰:吾学书到此足矣。迩来周君于清末民初泉州乡贤之手泽时予留心,多有规摹于城中复原建筑者,其尊贤好

  • 泼水节的旋律

    作者:海梦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大青树下她,一身早已湿透,还在微笑。夕阳,把七彩的光筛在她身上。她扭着腰肢,伫立在这儿,纹丝不动。贴在身上的衣裙,勾勒出动人的线条。红土墙上映出一个长长的剪影,一个双臂抱在胸前的维纳斯。黄昏之前,她的梦还那么渺茫。她不会离去的,不会错过使她心儿颤抖的那个时刻。甘愿穿着这身湿透的衣裙,站在大青树下等下去,等下去。等到黄昏,等到孔明灯升上夜空,等到她惊慌地回过头去,看见那双火辣辣的眼睛。迷人的夜夜,多么迷人。广场上,红的灯,绿的灯,黄的灯,灿烂的星辰,美丽的眼

  • 月亮向西(外二章)

    作者:宓月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我的爱只有一种形式:向西,向西……心中的太阳总在远方,以不变的温柔抚摸着我的沧桑。没有轰轰烈烈,没有温存缠绵,我们守着一段亘古未变的距离,遥遥相望。我们拥有永恒,却注定要忍耐太多的平淡。我的太阳,你为什么不让我靠近,要我终生沐浴在你的光环里?你的阳刚已让你拥有了足够的辉煌,可你却不肯放弃远行。迢迢银河,那是我斑斑驳驳的心事。我追着你的影子,享受着你的温暖关照,我没有哭泣的理由。我只能以这样一种

  • 源头水(外二章)

    作者:李道平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沿着母亲河原始的波涛,我来到了西溪源头。这里,山即是山,紧密相连;水即是水,清冽甘甜。我倾听山泉叮当吟唱,从那无法攀援的峰峦间汩汩而出,汇集成涧,涧涧相聚,终于流出一条古老而美丽的西溪。西溪源头水,抚育了几百万生生不息的人们。源头水,浇灌了多少幼苗成长,滋养了多少生命的智慧。有多少丰收的季节,人们感恩源头水的无私与豪放。源头水呀,你流淌着祖祖辈辈的不绝的心愿;延伸着不朽的渴望!我在西溪岸边小憩,留连忘返,思绪万千,我想起一句永恒的哲理:有水的地方就有生命,

  • 爱情诗二首

    作者:哈雷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 亲亲天湖(外二首)

    作者:王忠智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 生存智慧或方位与时间差

    作者:叶振瑜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 春天的故事

    作者:洪顺兴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 如茶的朋友

    作者:何丽华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 给祖国——写于马来西亚·国庆节

    作者:孙丽娜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 春之声

    作者:孙传勇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 九日山——写于泉州市“海丝颂”大型文艺采风活动

    作者:孙碧良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 后渚港

    作者:陈志泽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这里的古树,密匝匝的年轮记录下当年东方第一大港搏动的心律。这里的岩石,黑黝黝的凹凸描画下往昔那万国商船的云集。倾听这里激越的涛声,白鸥的鸣叫,天蓝色海船的马达;眼望这里巍峨的铁架,飘扬的彩旗,天空上浮游的云朵,教人遥想起那刺桐舟从这"海上丝绸之路"起点的启航——一艘艘龙骨上设有"保寿孔"的泉州福船从这里雄赳赳驶向异域。熠熠闪亮的铜铁器,薄如蝉翼的丝绸,玲珑剔透

  • “海丝”浪花

    作者:陈国华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文兴渡曾是刺桐港重要码头的文兴渡下沉已久,残余的仅是它那20多米长的码头石台阶,然而它却勾起我对海上丝绸之路东端起点刺桐港的如涛似浪的追忆,让我这个泉州人产生似浪如涛的自豪和骄傲。——摘自采访手记

  • 泉州海上丝路

    作者:曾阅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 千年不眠的船眼

    作者:林轩鹤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岁月悠悠,历史往往在意外中翻开昔日不为人所知那一页。一次意外的中国南海打捞,让湮没千年的福建瓷都德化的瓷器,连同昔日的沧桑与华采、磨难与辉煌,连同漫长而曲折的一条水上道路,一起穿透千百年时光,横亘于中华民族恢宏的史册上。因了这次意外,"海上丝绸之路"千古谜底将被揭开!沉船千年后静静的海面,海水深情地呜咽着。风烟已逝,只有出土的瓷器上古拙而灵动的山水和人物让人们回味岁月的流转,追忆千年的悲壮。面对大海,面对沧桑,我们仿佛

  • 千年古桑(外一首)

    作者:姚育晓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 晋江(外一首)

    作者:吴谨程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 金交椅山(外一首)

    作者:丁洲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 泉州古沉船后事

    作者:黄良; 颜长江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 泉州湾古船(外一首)

    作者:蔡和协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 海丝

    作者:王荣挺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 临江仙·文庙生辉(外一首)

    作者:杨新辉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 刺桐吟社迎新春聚会感赋

    作者:庄晏成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 泉州十八景组歌之一

    作者:王明健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 漂流的漂流者啊

    作者:庄伟杰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 秋日清源

    作者:一泓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当我的眼睛与秋阳下的老君塑像相遇时,记忆如蒙太奇一般,闪回到二、三十年前,一群背着书包、水壶的小学生,到此地远足。我也是其中一员。从城里到老君岩,已算是地地道道的远征了。一年一次的春游和秋游,让我们为此兴奋了很长时间。老君岩是学校组织远足的首选地。因为那个地方地势不高而且开阔,又充满历史文化积淀。不会给远足的学生造成危险,又能从中学到历史文化知识。老君的双目深邃而睿智。在我们的眼里,他更像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老爷爷。因为相信"摸鼻吃百二,摸目吃百六(以闽南语念)"成年人乃至小孩,一个个爬到老君塑像上,摸鼻子的摸鼻子,摸眼睛的摸眼睛。大人小孩,在老君的眼里,都成了顽童。是了,这就是清源山,曾来了无数次的故乡的山。

  • 交通安全在脚下

    作者:陈钢龙; 蔡忠东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每天,当笔者的孩子背上书包上学时,孩提时代的一些场景就浮现在我的脑海中。记得当年,每次出门时,父母总要追出家门口,望着笔者逐渐远去的身影,大声地叮嘱一声:"过马路要小心点啊"。直到笔者边跑边喊:"知道了",大人们才放心的回屋去。似乎这一声"知道了"是对他们的一种承诺,是一种"平安"的许愿。好似他们的孩子就能高高兴兴出门,平平安安回家。然而,随着岁月推进,我们周围的许多人已经"不知道"了,或者麻木了。从平坦的国、省道到大街小巷,为图自己便捷,或是陋习使然,开车的、骑车的、走路的交通违法行为并不少见,由此造成的悲剧也屡见不鲜。

  • 张励志的微型诗

    作者:戴冠青 期刊:《泉州文学》 2005年第01期

    张励志从上世纪50年代初就开始发表诗作,至今已出版了《抒情短诗一百首》、《碧山诗联集》、《骆驼魂》、《人生风雨》、《生活的露珠》、《风动石》等诗集,基本上都是短诗、微型诗。一个诗人对短诗这一艺术形式如此情有独钟,并坚持创作了整整半个世纪,矢志不移,这确实是非常不容易的。大家都知道,写短诗比写长诗更难,写篇幅只有两三行的微型诗就更难了。方寸之地,要独特地驰骋诗人的生命体验和艺术思考,在意象的捕捉、语言的锤炼、结构的经营等方面都对诗人的艺术把握提出更高的要求,其难度可想而知。从张励志的创作中可以看出,诗人对微型诗这一艺术形式已经具有较纯熟的驾驭和把握。众所周知,文学是以具体可感的审美形象的

相关期刊
在线投稿 发表咨询 加急见刊 杂志订阅 返回首页